Home > 呢喃 > 拭目以待
29 Jun

拭目以待

Posted by No comments

那天跟老婆聊起搬家,突然想到,由小到大我也搬過不下十數次的家。

小時候的我是住在一個傳統大家庭,三代同堂的那種。四層樓的祖業租出了兩層,剩下的兩層裏住了四個家庭。像連續劇裏的劇情一樣,因爲大宅院的糾紛所以就搬了出來。第一次的搬家我並沒有開心的感覺,只是傷心離開了時常玩耍的同伴。新家是租來的,兩層樓的排屋。初搬進去的時候,時常從窗口望向鄰居小孩在馬路中玩耍。説來也巧,對面的小孩後來也成了我的同班同學。那時我才七嵗。

住了幾年,買下的屋子建好了,所以就搬了過去。新屋是單層半獨立式的,後面是一大片的墳場。清明節時總會發生火患,掃墓的人放火的緣故。在那住了好幾年,發生了改變我人生的幾件大事。

中學畢業之後,到首都念書。第一次離鄉,拖前輩的福,在SS2找到一間房間,跟一位馬大生同住。在周末時候還會用他那輛125CC的老舊電單車在我四處跑。住了一段很短的時間之後,因爲學院搬遷到另外一個地點的關係,我得跟著搬。因爲時間倉促,只能臨時住在一間舊店屋樓上。後來找到了一間雙層排屋,一堆人就搬了過去。

還是住了一段很短的時間,因爲家庭經濟的關係,我放棄到國外升學,轉而到拉曼學院就讀。這是第五次的搬家。

第一年,跟幾個同鄉合起來租了一間件雙層排屋。那一年學壞,跟著同屋非法的偷用隔壁的電話綫,閙了不小的風波。在這裡向屋主道歉。

第一年放長假應課程需要到了一個遙遠的工業區訓練。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無所有”。整個工業區什麽都沒有,除了幾間馬來同胞開的小雜貨店。當時年紀小志氣大(後來被講師訓為年紀小不懂事),拒絕了廠方安排“廉價勞工”式的訓練,跑到了新加坡當起技術員。就這樣過了兩個月。

兩年證書課程畢業之後又到新加坡打短期工,住進大姐的婆家,也是另外一個大家庭。

幾個月后繼續升學,再次搬家。這一次搬到了Section 4的政府組屋。住了一年,搬到了Section 2的另外一間組屋。後來又搬到了同一棟的另外一間單位,多次搬家的原因已忘了。這是第十三次的搬家。

畢業之後,回到家鄉打工。一年之後,謝謝姐姐們得支持,我出國念書了。呆了六年,搬了六次家。分別是Tosil, Craycroft x 2, Ahturvicks, Green lane, 及 Coventry。前四年住的是大學提供的宿舍,后兩年是校外的屋子。

畢業之後回到馬來西亞,住進了自己買的公寓,也就是現在這一間。

前前後後,搬了十九次的家。能不能第二十次的搬家,就拭目以待了。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