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呢喃 > 一針見血
06 Jul

一針見血

Posted by No comments

昨天到好友阿馬家慶祝他唯一掌上明珠的兩嵗生日。到場的幾乎是他們夫妻的親戚。當然,席中少不了啤酒。幾杯下肚,話題一聊開,場面就開始熱鬧了起來。

席中有一位是阿馬太太的長輩,大公司一位退休了的高層人士。保養有方的他外表看不出已經五十幾。現在的生活幾乎是從南到北的去打高爾夫球,生活過得寫意的很。杯中物也是他的最愛,不斷的唆使我們隨他到浮羅交怡去住個兩三日,將血液換成酒精之後才回來。啤酒在他眼中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聊啊聊的,話題不知怎的扯到了夫妻間的關係。阿馬埋怨自己在家中沒有説話的權利啦等等,就是你我時常在報章上看到的那一類的文章。然後,長輩突然之間就很嚴肅的說:讓我給你們一個很大智大慧的名句,let me give you a very profound statement。

大家都望着他,頓了頓,攤開手,他說:就是這樣的咯,Is like that one。

真是一針見血。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