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09
30 Mar

審美觀

老婆指著報紙上的照片問:這個女的漂亮嗎?一個當了十年的丈夫應該有一個小小的智慧,就是絕對不在老婆面前說其他女人漂亮。所以老公回答:嗯,還好。

當然,事情是絕對不就這樣結束的。又指著另一個,漂亮嗎?答曰:這個難看死了。

像這樣的問題日復一日地重復。終于有一天老婆下了定論,哦,老公喜歡的是長頭髮的,眼睛大大的,身材苗條的。

為了測試結果,老婆拿了報紙,指著一位長頭髮的,眼睛大大的,身材苗條的再來問:這個漂亮嗎?誰知老公瞄了一眼卻說:難看死了。

誒?老婆十分奇怪。問老公,你有沒有老實回答?你是不是敷衍我?答案當然是正面的。天下沒有傻老公,只有壞老公。

好,姑且相信老公。可是怎麼這個會不漂亮,明明就符合老公的審美觀呀!左想右想的,得不出一個結果。最後,干脆問老公:為甚麼這個女的不漂亮?

答曰:因為她不穿裙子穿褲子。

Categories: 傻仔系列, 呢喃, 曦日皚雪 Tags:
26 Mar

沒有金錢的世界

有事無事,又開始胡思亂想。

如果全世界突然間沒有了“錢”這個東西,這個世界會變成怎樣?

到時候全世界的財富都會以所擁有的資產衡量。我所謂的資產不是樓宇,而是必需品,譬如食物。

股票會變成廢紙。蓋茨不再是首富。股神巴菲特立刻破產。新西蘭即刻身價百倍,因為擁有比新加坡人口更多的牛。新加坡變成荒島,因為甚麼都沒有,除了再生的尿水。

你走上街去,搭公車時付給司機的是蘿卜番茄,因為海產太腥,不適于長時間放在車子上。你去買車子,用牛羊馬來交換。多少馬力的車子用多少馬兒來交換。你去油站打油,用來交換的是清水,因為水在中東產油國比油值錢。你買電腦,用的是人參當歸烏拉草。

那個時候,每個人都變成農夫漁夫樵夫,你我都會失業,因為身體虛弱,一畝田要耕三個月。

員工領到的薪水是干糧臘味,因為可以耐久。

到時候,每天五點收工,坐在門前嘆一壺又一壺的普洱茶,生活多麼寫意。閑時打打太極,強身健體,長命百歲。

唉,世外桃源。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1 Mar

原則問題

我是一個非常有原則的人,我一向來都遵守我的原則。我的原則就是,做人不能太有原則。我不想太死板,因為一旦把話說死了,就沒有回頭路。這樣對自己對他人都是很為難的事。所以避免誤會,我時常都先向初認識的人說明我的原則,要不然他們會以為我是一個很沒有原則的人。我這麼一個有原則的人是不會喜歡被套上“沒有原則”的標簽。

我因為遵守我的原則,所以戒酒期間還破例喝酒,答應運動卻沒有運動。這并沒有錯呀!這完完全全符合我的原則呀!可是為甚麼每個人都覺得我是沒有原則的人呢?我真不明白。

所以現在開始我要改變自己,做一個沒有原則的人,不去遵守自己的原則。也就是說,做人必須要非常有原則。死板就死板。從今以後我要把我的改變告訴所有認識我的人,告訴他們我現在已經是一個沒有原則的人。他們休想改變我的原則。當我說我戒酒的時候,我一定不喝酒,說運動的時候一定要運動,不能遵守我的原則。

對,就是這樣。這是完美的解決方案。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6 Mar

高枕無憂

看,看,國陣報仇了。你民聯開了禁足一年的先例,現在輪到跟屁蟲國陣了。可憐的哥賓星,無端端被禁足,怎樣死都還沒有弄清楚。

不過這樣也好,這樣就表示議會的議長是真真正正的有權利禁足議員長達一年。以後國陣的家伙就沒辦法說甚麼了。

任何事情都有兩頭,這樣子牽制這兩個死對頭陣線,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盡量鬧吧,盡量把漏洞挖出來吧。現在不挖,以后或許會面對更大的問題。現在挖出來,填了它,以后才能高枕無憂。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15 Mar

“絕不退出黨選”‧阿莎麗娜:我沒涉貪

星洲日報的標題:“絕不退出黨選”‧阿莎麗娜:我沒涉貪

怎麼我聽著聽著,總覺得她是在說:我跟其他黨員一樣,如果他們這樣也算沒貪污的話,那我也沒貪污,也不必要退出黨選。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