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09
15 Mar

奴性

六人在網上侮辱蘇丹被控。我有些感嘆。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人的奴性還在發揮它無比的威力。一群人甘心成為另一群同樣身為人的奴隸。為他們毫無條件的付出,即使這兩群人在生物學上來說并沒有甚麼不同。不但如此,在成為奴隸的時候,還覺得臉上有光,趾高氣昂。專門在另一群覺得眾生平等的人面前狐假虎威,洋洋得意。

我曾聽說過有一位政治高層的跑腿說他本身學歷不高,為該政治高層賣命,到如今身家萬貫。跑腿說,如果有一天政治高層叫他由第三十層樓跳下去,他會毫不猶豫的往下跳。是不是真的會跳,我到目前還沒有辦法證實,不過這種死士的心態真令人心寒。

前一陣子安華被指控雞奸的案件,指控者的學歷聽說也是不高。令我不期然的想到這些年輕人是不是就這樣被網羅,成為他們的死士。養兵千日,在需要的時候毫無條件的付出個人生命或名譽。

扯遠了。

退一步想,其實被控也不是甚麼大驚小怪的事情。在一個法制國家,任何人都有權利控告他人毀謗或誹謗,不過這個控訴必須來自當事者(被侮辱者),而非第三者,當他覺得這個誹謗對他造成傷害的時候。可是就有一群多事的奴隸甘心為當事者出頭。

奴性,唉,奴性。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11 Mar

歷史

哈?原來我們東馬砂拉越州的首府,所謂“貓城”的古晉,原來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古晉是由馬來文,Kuching,所翻譯過來的。。。雖然我怎樣想都不對,因為“貓”在馬來文中是Kucing。

某博士在探討了之後做出定論,嗯,其實古晉的由來的是這樣的:

在以前這個地方有許多的潮州人。當時有一個人在村子里挖了一口井,全村唯一的井。自然而然的,全村的人都依賴那口井為生。所以每每見面的時候都會問:可底果?回答曰:可古井。

所以其實古晉真正的原意是古井,真不好意思。古晉人因為這個美麗的誤會,到處建了大大小小不少的貓像,這下子沒辦法收科了,怎辦。

沒關系,反正歷史是當權派寫的。就硬硬的編一個故事,譬如說很久以前有一位心地善良、貌美如仙的女孩到處去喂養流浪的小貓們。有一天女孩被壞人著去了,小貓們奮不顧身,義勇救主,跟壞人一起消失在火海之中。于是為了紀念小貓,這村子就命名為貓城。。。然后將它寫入教科書中,灌輸進小朋友的腦袋中。沒幾年,人們就會忘了它的那個不是那么吸引人的真正典故。

再不然,就寫得政治化一點,血腥一點。以前有一位國王被叛徒夾持,后來國王所養的貓兒撲上去與叛徒過招。叛徒將貓兒撕裂,貓兒也將叛徒的動脈咬得血劍紛飛,連腸子都流了出來。。。。。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0 Mar

引頸期盼

最近好像所有的壞事情都排山倒海式的接踵而來,令我一時間透不過氣。晚上發噩夢,半夜嚇醒來汗流浹背。神經繃得緊緊的,硬是松不下來,心想再這樣下去我會不會發瘋或爆血管了。

為了逃避現實,加上機緣巧合,無意中就買了數本新版的金庸小說來重溫舊夢。雪山飛狐,白馬嘯西風,碧血劍,連城訣,鴛鴦刀。這些書怎樣看也不像是盜版的,雖然價錢便宜得不可思議。心中自己騙自己說:金庸他老人家大發慈悲,便便宜宜賣升級版給我們這些小市民,造福人群,阿彌陀佛~

買了之後,餓鬼似的狂嚼,幾天之內就把全部看完,雖然還特地將速度放慢。心中后悔沒有買齊全套。自我安慰的想:大概我心中還存有一絲絲的良心,不想支持盜版。。。。呸!還真是自說自爽。

金大俠說改了不少,對我來說也沒差,因為其實已經忘了舊版的大部分內容,所以也比較不出新舊版有甚麼不同。不過新版倒是(應該是)加了許多的注解。出這點錢升級一下舊版的小說,大概說得過去吧。

不好意思地說一句,金迷不要打我,就是重看(重看?)金庸小說之後才發現短、中篇的小說其實原來不是那麼好看。劇情的結構,內容都好像說服力不夠,有點雷聲大雨點小或濫竽充數的感覺。最糟糕的是短篇的鴛鴦刀,其次是白馬嘯西風,再來是雪山飛狐。然后是中篇的連城訣。碧血劍,還好。

或許我一直記得的只是他封筆前的最后一篇超級作品,鹿鼎記。所以腦海中總覺得其他作品應該跟鹿鼎記一樣那么好看。

不好意思,買了盜版還胡亂批評,肯定會被罵個半死。罵吧,罵吧,我自知理虧。

最近聽說金老好像要重出江湖,我相信所有金迷都引頸期盼,等不及了。

Categories: 呢喃 Tags:
09 Mar

耍太極

誒?一向來鼻孔向上,不斷向教育界人士擺出一副“我手操教育生殺大權,你吹咩”的希山慕丁,怎么突然間說他沒有權力定奪英文教數理的政策?雙手畫一個八卦,那麼太極一下就把這個燙手山芋踢到內閣腳底下。你行,你行。

可是。。原來你連這種權利都沒有的啊?哎呀!沒有權利就早說嘛!還狐假虎威那麼久!很爽咩?!害我們的斗士英雄們花那麼多時間精力去跟你囉嗦,卻原來你是個銀樣镴槍頭,中看不中用。

不過反正你們這些人十個里面有九個九都是這樣的態度,一點也不稀奇。每個人都想秀出自己的無上權力,讓那些馬屁精跟屁蟲拍得飄飄然,然后說出一些讓人氣極之余卻又忍不住捧腹大笑的話。

沒事的時候就抓住權力不放手,一有事的時候就耍太極,將責任推得一干二凈,拍拍屁股走人。嘿,真是佩服你們的厚臉皮。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09 Mar

息息相關

今天清早下樓到信箱拿了東方日報,悠悠閑閑的走到印度餐館吃早餐。要了一杯不加糖的奶咖啡,加上一個沙丁魚加蛋的印度面包。

天氣實在不錯,涼涼的和風,沒有日曬。心情大好,攤開報紙,開始一目十行的讀起新聞。

看啊看的,心情開始壞起來,心中正要罵政客的時候,隔壁座來了一位五十開外的阿嫂,手里拿著一疊東方日報。阿嫂是報販,每天早上都在附近兜售東方日報。她坐下來,點了早餐,攤開報紙,也讀了起來。

將注意力放回報上,繼續罵政客。罵啊罵的,罵得正爽的時候,來了一位英文人阿嫂,遠遠就開聲對賣報阿嫂嚷到:早晨,madam,今日有謀四個字啊?賣報阿嫂不假思索的就回答到:有~~,謀四個字邊度賣得出喔~~。

哇老喂!報紙的銷量原來跟萬字開彩時間息息相關。有一天政府全面禁止博彩的話,報紙銷量不知道會不會跌一半。

又原來我們報紙銷量的統計說平均每天賣幾十萬份,洋洋得意地說我們公民的知識水平其實不差,是沒有根據的。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