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呢喃 > 算帳
06 Sep

算帳

Posted by 4 comments

七月談鬼。

七月十四剛過,像往年一樣,到附近神廟贊助的歌臺去看免費表演。火星人特別的喜歡七月歌臺,這跟她的火星背景或多或少有一點關系,火屬陽,鬼屬陰,異性相吸的關系吧。亂掰的。

歌臺歌星的唱腔與呈現方式永遠一成不變。一定將所有歌曲一律改成搖滾版的,即使是國歌也不例外。穿著也一定是男的閃亮亮,女的穿少少。團長也一定是長得那一付團長樣。這種一成不變的表演方式曾幾何時成了我的期待。人老了的警號。

歌臺最前面一排椅子通常都留給鬼。。呃,好兄弟。。坐的,沒有人會不識相的跑去坐。記得好幾年前的一個七月歌臺,幾個紅毛鬼一看到那一排完全空著的椅子,歡呼一聲,都跑去坐了下來。后來當然被工作人員趕走了,可是我有一點納悶,那不是留給鬼坐的嗎,怎地趕走了?

很愛看神廟的紙扎,覺得真是鬼斧神工,扎甚麼像甚麼。錢幣啊人啊馬啊算是最簡單的了。麻將、汽車、電單車、船、路稅、等,真的是你能想到的都有。尤其那些大型的判官與牛頭馬面,都是雄赳赳,殺氣騰騰的。真的是佩服這些紙扎師傅,藝術細胞好強。

神廟自然有道士打齋。道士打齋念經聲永遠被歌聲掩蓋,當然沒關系,因為沒有人懂他們經念的是甚麼。信徒們拿了香,虔誠的跪在地上,敷衍的就坐在地上。特別佩服一個看來年輕的女孩,就這樣高舉三支香跪著,目不斜視,全程一動也不動,跪了半個小時。

通常夜再深一點的時候,被白無常上身的乩童就會開始出游。信徒這時候都會擁前去,跟隨著白無常一直游走到歌臺前。白無常這時候就會開始出真字。尊重他們的專業,在這里不批評、不發表意見,只是有小小的一個疑問:同一天有那么多的白無常出游,不談白無常分身的本領,他們出的真字都一致嗎?

有一點要投訴的是,外勞真的搶了我們的飯碗。敲木魚的是外勞不說,三個道士里竟然有一個魚目混珠的混入了一個外勞。當然,道教并不是華人專有的宗教,外勞當然也可以信道教。可是我怎樣都不能相信他們不是為了一口飯吃。再者,我將這看成馬來西亞的一個民俗、文化、傳統,而不是宗教。既然是民俗文化傳統,就應該讓華人來擔任這些角色。當然,也或許。。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是因為華人都不再要繼承這些傳統,而寧愿去當直銷經理期待賺他們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去,不再扎1億元的冥幣了。

不寫了,不是怕被鬼算帳,而是被人算帳。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 ktang
    September 6th, 2009 at 23:45 | #1

    怎么没写写七月歌台的美食?
    我大概有三十年没看了。
    是啊, 不知道这个风俗还可以保持多久。

    • drkhtang
      September 7th, 2009 at 00:33 | #2

      七月歌臺還有甚麼美食?馬那些給鬼吃的東西咯。叉燒燒肉是少不了的,燒鴨啦,燒羊啦,整隻整隻的,老實說,看了挺惡心。甚麼時候我會變成全素食主義者。

      還有啊,有你降的爸爸,這種風俗絕對保持不久。有空帶女兒去見識一下甚麼叫傳統啦。

  2. 阿洪
    September 6th, 2009 at 08:35 | #3

    Ho! 有紋有路 觀察入微 讓人如臨seng場.

    if I go, can only observe 女的穿少少 hhh

    • drkhtang
      September 6th, 2009 at 09:03 | #4

      沒辦法。火星人有在現場,不得不假裝也看一看其他場景。

      說起來,標題應該放“穿少少”才對。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