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17th, 2010
17 Feb

拉曼先生

剛搬進新屋時,找了個園丁來種草。

園丁是位中年緬甸人,名叫拉曼。跟他唯一溝通的語言是他在馬來西亞生活十年所學會的馬來語。他的馬來語程度乘上我的馬來語程度所得的積是可憐的小。每一次向拉曼要求甚麼東西的時候都需要比手劃腳的。

拉曼是一位愛車大炮的人。什么事情都愛拍打胸口說:有我在,怕甚麼!

草皮鋪好之后的某一天,由于草皮開始發黃,向他說了一句:草死了。他緩緩的、微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回答說:草死了,我還沒死。

問得多了,他煩了,一臉嚴肅的向我說:房子內的東西歸你管,房子外的東西歸我管。『喔。。』是我唯一能回答的。

有一次,鄰居讓我看了一個小盆中的植物,有種刺鼻的味道,說是可以用來趕蚊子的,因為蚊子討厭那個味道。哦,好,跑去問拉曼先生。比手劃腳了一輪之后,拉曼先生拍拍胸口,大聲說:啊!我懂了。包在我身上。

幾天之后,拉曼先生搬來兩大盆的日本棕櫚。我左看右看,怎麼長得完全不一樣。拿來嗅一嗅,一點味道都沒有。問拉曼先生:這個。。。對嗎?

拉曼先生拍拍胸口說:對,就是這個,可以趕蚊子的。

小心翼翼,蠕蠕的問:它。。。怎樣能趕蚊子呢?

拉曼先生捏著樹葉,一臉正經的回到:你看它尖尖柔柔的樹葉,當微風吹來,樹葉那麼一搖一晃的,就會把蚊子趕跑了。

。。。。。。。

Categories: 呢喃, 怪人系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