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10
24 May

又談蟲洞

真的沒有辦法回到過去看秦始皇嗎?

理論上還是有的。

浩瀚的宇宙中,存在著為數不少的天然蟲洞。這些蟲洞有些自古就存在著,或許在大爆炸之後0.0000001秒之後就被建立起來了。只要能找到這些蟲洞,那麽回到過去不是一個問題。問題在於,『浩瀚的宇宙』,由哪找起?即使找到了,也或許是眼看手勿動。人類科技還沒有發達到可以飛得那麼快那麼遠。

或許人類有生之年只能到未來吧。那麽,未來的人類是否能突破速度極限?他們能否找到自古就存在著的天然蟲洞?顯然沒有,如果有的話,那麽我們應該見得到有未來世界的人類由蟲洞到達過去,然後在過去建立一個鏈接現代的蟲洞。可是我們沒有看到。原因何在?是這個理論有技術上的錯誤?或者是人類在到達那個科技水平前已經滅亡了?我比較傾向後者。

純粹是理論、純粹是理論而已。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
07 May

不了解自己

那天開車上班途中,在十字路口交通燈前停下來,無意中望向望後鏡,看見後面跟著的一輛小車子車子裏面有一位大約二十幾歲的女郎,左手拿著手機,右手正在栽下眼鏡,臉上帶著分不清是笑還是哭的神情。

因為好奇盯著她看,見她她不斷提起手來在臉上抹著,這才肯定她是在哭泣。她一面抹著眼淚,一面不斷的在手機上按著。紅燈轉綠了之後,她還在低頭哭泣。

我一面開車一面想,甚麽事情可以讓一個上班族在上班途中哭泣?我想我永遠也沒有機會知道答案。不過在我腦海中閃過的可能性是:

男朋友說要分手了?

家庭中有人去世了?

被老闆辭退了?

對自己感到驚訝的是,在我腦海中『男朋友說要分手』竟然排在『家庭中有人去世』之前,也就是說我認為能讓一個女郎哭泣的原因,『分手』竟然比『去世』還來得有可能?

不了解自己。

Categories: 呢喃 Tags:
04 May

澆了一盆冷水

啊!看到這篇報導,真令人興奮。懶惰去看的人,這裡是標題:

指言论角落实现赋权予民
林冠英:言论自由里程碑

從來也沒有想到馬來西亞會走到這一天。你或許沒有甚麽特別的感想,可是對於強調言論自由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里程碑。試想想,你到那一個角落就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那是多麼開心的事,即使是激進派的聲音。你不同意發表者的言論立場?你大可以搬一個小凳子,站在他的對面發表你自己的言論。啊!越想越興奮。

然而,在興奮了一陣子之後,才突然發覺,這是假像!我們仍舊離言論自由還有一大段距離。檳城政府可以辟一塊角落給你發言,可是他不能擔保你發言了之後不會被捉。原因何在?

原因在於我們的警察不在州政府管轄範圍,它是直屬國家政府的。也就是說,警察只聽國陣政府的話。國陣說捉他們就要捉,州政府能奈何?

我們的國陣政府箝制的手段是堪稱共產黨式的。譬如箝制媒體言論的自由,NTV7 與 RTM2 都慘遭禁播的下場,即便是有某某無用部長站出來譴責這種做法,老大姐說的話,誰敢不聽?

想著想著,唉,被自己澆了一盆冷水。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02 May

工具(一)

究竟電腦能不能取代人類統治地球?

我小時候曾經不斷思索著一個問題:究竟能不能用不精確的工具制造出精確的產品。給你一把兩毛錢的尺與一只鉛筆,你能不能畫出一條長達兩毫米的線?

一開始,答案好像很簡單,當然不能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沒聽過嗎?可是,那麼為什麼我們的工具能越來越精確呢?我們并沒有更精確的工具去制造這一些工具呀。

那。。答案是能了?哦,那你畫畫以上那個兩毫米的線給我看看。

這其中的矛盾在哪里呢?後來答案出現了,這些工具中的名單還需要加上一筆:人腦。

我們的人腦是一個精確度非常高的一個工具,而且還不斷的在提升。它是一個能自我增長的超級復雜系統。它的復雜程度不是『噢,很復雜』就可以帶過的。

你晚上開車,天空還飄著濛濛細雨,你停在一條繁忙街道上的交通燈前等著紅燈轉綠。在千百個車尾燈、霓虹燈、反射燈、警車救傷車消防車的緊急燈的混淆下,你仍舊清楚的知道三十公尺外、前面第八輛車子前的一輛大型休旅車窗上透出來的那一丁點的紅色就是交通燈的紅燈。你瞇著眼睛兇狠的瞪著它,等它轉綠,然後狂按車號罵前面車子慢吞吞。

人腦可以很理所當然的分辨出,如果你用科技來分辨,你需要一個『影像分辨系統』(image recognition system)。在解決在眾多閃亮亮的紅燈前分辨出哪一個是交通燈之前,這個系統必須先要會分辨:

(一)你來到了交通燈前。這本身已是一個大難題。不是任何時候車子停在馬路上就是因為交通等。到吉隆坡來你就知道為什麼了。

(二)交通燈有沒有壞。這又是一個大難題。吉隆坡交通燈壞時候的狀況會讓這臺系統當機。

(三)前面零零種種車子的形狀、車燈的構造。

(四)其實還有很多,不過不提了。以上就足夠表達了它的難度了。

其實,這個系統只要能辦得到以上任何一個,已經是可以得諾貝爾獎的很偉大的成就了。

這樣一個小小的、每天的例行事情,目前的電腦都辦不到,更遑論取代人類了。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
02 May

恍然大悟

幾個月前家里來了隻自來兔,後來又自行添了一隻讓它作伴。由於我比較喜歡自由,所以兩隻小兔子很好命的能在後花園裏自由自在的跑來跑去。這樣的結果是,後花園到處都是兔子糞便、花兒都被咬得不堪入目、兔子的尿液更是令人不敢恭維。不管如何加強花盆的高度、木欄的密度,它們總有辦法咬得到那些可憐的花兒。

後花園經過了幾個月的摧殘之後的某一天,我坐在後花園裏剪指甲的時候,望一望一片狼藉的後花園,開始整理一下思緒,列出了考慮因素:

(一)太后與火星人都不太敢自由進出後花園,因為被兔子咬過。

(二)鄰居曾經提到兔子的排泄物在雨天的時候傳來惡臭。

(三)我每一天清晨與傍晚都要花上好一段時間來清理這些排泄物,雖然我并沒有抱怨。

(四)整個後花園的花都被摧殘得不像樣。

為了要保護好不容易得來的寧靜及舒適,我後來就下決心,將可憐的兔子往籠裏丟,盡管我知道這不是兔子們的錯,它們的世界裏沒有對與錯,只有吃得飽不飽而已。花兒在它們的眼中也只是可口的食物。

看著可憐又無辜的兔子們在那個窄小的空間裏活動,我突然間恍然大悟,我們的政府就是秉著這種精神將無辜的人民一一的在內安法令下往籠子里送,因為這些人民摧毀了他們的舒適。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