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th, 2010
20 Oct

幫他買單

看著報紙,正要伸手拿起剛端上來的啤酒時,突然橫空出現一隻手將杯子截了過去。一看,是久違不見的居士。看著他連吞了三大口,知道居士有話要說,靜靜的將報紙折好放平,要了多一杯啤酒。

好久都不出一聲,突然間,居士開口問:給你三個選擇,一是讓你一生都快樂,但只有五十年的壽命。二是讓你有一百年的壽命,但是一生都不快樂。三。。自然是,給你七十五年的壽命,但喜悅參半。

答案好像呼之欲出,當然是三。但,真的是這樣嗎?

居士再問:難道你不希望跟你的伴侶快快樂樂、無憂無慮、沒有吵鬧、沒有悲傷的過完一生嗎?即使那是短短的五十年。難道你為了多活二十五年,寧願折中的讓煩惱來侵蝕你快樂的一生嗎?多活二十五年,對你來說真的那麼重要嗎?你為甚麽會那麼認為呢?你的出發點是甚麽?

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我啞口無言。

再問:為了你自己的幸福,你願意犧牲他人的幸福嗎?

廢話!當然。。不知道。

再問:你認為你對幸福的要求簡單嗎?客觀嗎?還是在潛意識中跟他人比較?

當然簡單。我不要大房子大汽車,我不在乎粗茶淡飯,我只要這樣、那樣、這樣、那樣、這樣、那樣、這樣、那樣、這樣、那樣。。

再問:你有沒有想過你的伴侶很可能達不到你的要求?你認為你的要求是合理的嗎?你認為達不到你要求的伴侶就不值得去愛嗎?你有沒有想過那是你自己的問題?

嗯。。。很好的問題。。嗯。。。。

再問: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對幸福的定義?

喂、喂、喂、你適可而止啊。。

居士看著我,一副『你唸書唸來幹嘛』的神情。灌完最後一杯啤酒,他一陣風的走了,留下我幫他買單。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