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10
27 Nov

宇宙旋律

『弦理論』(string theory),當今唯一一個『大統一場論』的候選理論,由于它的不可測性(至少以目前的科技來說),雖然紙上談兵的戰勝了許多其他的理論,還是被許多科學家所質疑。

『大統一場論』是物理科學家所追尋的終極理論。科學家相信它能解釋整個宇宙的來龍去脈。

幾千年的科學探討下來,科學家總結出宇宙中有四個基本作用力,即『強作用力』(strong force)、『弱作用力』(weak force)、『電磁波』(electromagnetic force)、及『引力』(gravitational force)。主流科學已經能將前三種作用力融入一個理論中,獨缺引力。這是因為一旦引力被加入理論,該理論立刻崩潰,除了弦理論,或更進一步的『膜理論』(membrane theory 或 M-theory)。

弦理論基本上強調宇宙所有的力都是能量以弦的形式存在。『弦』,自然會震蕩。不同頻率的弦制造出不同的已知粒子的特性。它以驚人的數學方式將相對論及量子學通通囊括在其傘下。換句話說,相對論及量子學都是弦理論的副產品。

問題在于,弦理論建立在十次元(或十度空間,10th dimension)上。膜理論更甚,建立在十一次元上(將十一次元的膜捲得無限小,就變成了十次元的弦)。處于三次元(有說四次元,除了長、寬、高之外,時間也被看成是一個次元)宇宙的我們,主流科學家怎樣也不相信有十一次元的存在。

由于測試四次元以上需要更強大的粒子撞擊機,以目前的科技來說十分難辦到。看來有生之年不會知道結果了,真可惜。

不過,說起來真美妙,想想看,整個宇宙都以旋律的形式存在。在這個旋律宇宙中產生的我們,難怪由古至今都愛著不同的旋律。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
26 Nov

玩殘了

民政黨的開山元老敦林蒼佑去世了,我不認識他,對他的打拼歷史也不熟悉,所以不需要假假哀悼他。我的眼淚只為至親的人流。

不過,政治人物去世也可以造成政治角力,真的讓我五體投地。

敦林一去世,第一個上報紙頭條的竟然不是民政黨的頭頭許子根博士或林敬益醫生,而是檳州首長,民主行動黨的林冠英。他哀悼、探望、甚至表示州政府將以州級葬禮來安葬敦林,還加上一天公假。報導甚至還說敦林跟林冠英私下的交情非淺,還有照片為證。許子根呢,嗯。。一年有見他三幾次降咯。

哇佬,行動黨果然行動快手快腳,立刻的就將了民政黨一軍,打得許子根手足無措。開玩笑!民政黨的元老居然由行動黨來安葬,成何體統?!更何況是敵對的黨!成何體統?!成何體統?!

眼下有甚麽辦法?當然是趕快的去跟已經變成老大的千年老二商量,要以國葬儀式來安葬敦林。

敦林的家人不知道會怎樣想。表面上來說,當然是國葬風光些。但是,說到有心,行動黨顯然佔了上風。敦林的孩子都不是政客,不需要賣國陣的帳。不過,話說回來,民政黨是敦林一手創立的,不給民政黨面子,好像有一點說不過去。

希望敦林的家人節哀順變,另外,要小心不要被政客玩殘了。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22 Nov

無人的海邊

黃仲昆另一首同期的歌曲。記得那個時候我還將歌名用原子筆塗寫在綠色的和尚袋式帆布書包上。

作詞:楊立德 作曲:洪光達/馬兆駿 原唱:黃仲崑

在無人的海邊 寂靜的沙灘延綿
海浪拍打著海面 彷彿重覆著妳的諾言
在無人的海邊 寂靜的沙灘延綿
海浪拍打著海面 問妳是否懷念去年夏天
在無人的海邊我面向著藍天
呼喚妳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
在無人的海邊往事歷歷在眼前
我期待妳會出現 一天又一天

在無人的海邊 寂靜的沙灘延綿
海浪拍打著海面 彷彿重覆著妳的諾言
在無人的海邊 寂靜的沙灘延綿
海浪拍打著海面 問妳是否懷念去年夏天
在無人的海邊我面向著藍天
呼喚妳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
在無人的海邊往事歷歷在眼前
我期待妳會出現 一天又一天

Categories: 彈唱詞 Tags:
22 Nov

記得我

黃仲昆早期的歌曲。那個時候大概是初中時期。濃濃鼻音、很有磁性的聲音。

記得我
作詞/作曲:孫儀

(合音)記得我 嗚嗚嗚

早來的秋風 吹散了夏日的夢
夢中的故事 每一篇都有一份 濃濃的情
為什麼 四季這樣分明 不能等一等
把一個美夢和那一段情
都留在期待之中
記得我 嗚嗚嗚
在無限美好夕陽裡 互道一聲珍重
記得我 嗚嗚嗚
在這裡有個未完的夢
和一段 留在夏日未了的情

記得我 嗚嗚嗚
在無限美好夕陽裡 互道一聲珍重
記得我 嗚嗚嗚
在這裡有個未完的夢
和一段 留在夏日未了的情
和一段 留在夏日未了的情
記得我 嗚嗚嗚
記得我 嗚嗚嗚
記得我 嗚嗚嗚

Categories: 彈唱詞 Tags:
17 Nov

來得健康

那天看報紙,專訪一位被其網友稱為『食家』的年輕人。照片中,年輕人拿著一個看起來不便宜的照相機,專注的拍著眼前的一碟食物。年輕人將他吃過的食物放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加上一大篇點評,鏗鏘有力。

年輕人說:『我從來不吃免費食物』。年輕人說:『我被好幾個餐廳邀請去試吃他們的食物,我拒絕了』。年輕人說:『自己掏腰包,想寫就寫,不用欠人家人情』。年輕人說:『好吃的才寫,不好吃的就免了,別砸了人家的招牌』。年輕人說:『曾經寫過不好吃的,結果接到威脅的電話』。年輕人說:『我以每三天一篇的速度寫文章』。年輕人說:『太貴的自己掏腰包吃不起,所以進來都選些比較負擔得來的食物』。

昨天吃晚餐,隔壁桌坐著兩個穿著黑色緊身衣的年輕人。其中一個拿著看起來不便宜的照相機,替另外一個笑得很燦爛但很假的年輕人,與他眼前的一碟食物,喀嚓咔嚓的拍照。

納悶。。

怎麼現在的年輕人個個都成了食家?網上的部落格,食物的照片永遠不少。每個人好像都是受過專門訓練的食神,到處點評食物。

電視上介紹食物的節目也越來越多,年輕的主持人們到處亂跑,由南到北的去尋找『好吃的食物』來介紹給他們親愛的觀眾。

唉。。不過,總比談無聊兼骯臟的政治來得健康。寫吧,年輕人,寫吧,像我一樣,自己爽就好。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