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11
19 Feb

劍霸(我的第一篇武俠小說)

夏。關外。炎熱的午后,酷熱的風吹起陣陣的黃沙。(通常武俠小說都是這樣子開頭的)

破爛的茶亭。店小二無聊的在打呼。突然間,遠處路的盡頭出現一個人影。(這個人通常不是主角也是大配角)

(解釋一下。我喜歡看的武俠小說作者寫的小說起頭都是這個模式,所以我也以同樣的模式開頭,以示尊敬)

正在打呼的店小二眼睛微張,射出如電的眼神,隨即又合了起來。然而這微小的動作卻已被人影察覺到了。他左手迅速的摸上腰間破舊刀柄。

(這個時候的人影想來一定是落魄的人,一頭亂髮,破爛的衣裳。對,你想對了,就是這樣的)

(店小二一定是黑道殺手)

(店小二一定會輸,不止輸,還會死。而且很大可能性會一招就斃命)

(我不懂發甚麼神經,寫小說就寫小說,一直忍不住加上那麼多旁白)

(寫小說原來真的很不容易)

(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樣,講就偉哥,做就初哥)

(所以還是不寫了)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8 Feb

幹言 vs 感言

阿哀的幹言:

¥&%@#,竟然要到斯里蘭卡那個甚麽不知名的小鎮去做苦工。從首都到小鎮竟然要#@&的六個小時,比坐飛機的時間還長一倍。連高速公路都沒有,甚麽爛國家!!

房間就只得一張床,連棉被都沒有。更肚懶的是,竟然沒有熱水沖涼!!哪裡有這樣的事!!喂喂!!這個是二十一世紀好不好!!

每天早餐午餐晚餐吃得都是一樣辣死人的東西,千篇一律!!懂不懂甚麽叫吃東西的你們!!

講甚麽孔雀鎮喔,只在路邊看到一隻,閃一下就不見了,孔他的死人頭才對。

每天晚上不但要做到半夜,還有一大堆蟲子飛來飛去纏著你,怎樣工作哦!

好心,不好再叫我去了。

阿喜的感言:

真好,有機會到斯里蘭卡旅行,雖是公事。偏遠的小鎮,令人心情舒暢。簡單的旅社,沒有棉被,也沒有熱水洗澡,更令人感覺到小鎮的原始。

一天三餐吃的幾乎都是一樣的東西,有菜有魚有豆,偏辣的食物,合極了我胃口。啊,多麼簡單的生活。不用煩惱今天要吃甚麽。

小鎮出名盛產孔雀,有幸在野外看到一隻孔雀,開心的不得了。

雖然每天在郊外的塔里工作到半夜,但有成千上萬隻蟲在燈光下飛來飛去陪著,煞是好看。

短短的幾天,體驗了原始的氣息。真的捨不得離開這個小鎮。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8 Feb

示威吧

夢見成了首相。

第一件事就是將時間往回播兩個小時。

馬來西亞的日出時間是七點鐘。九點則是大部分人的上班時間。下午一點鐘午餐時間。五點半左右下班。傍晚七點半天就暗了下來。城市人大多半夜才睡覺。

時間往回播兩個小時之後,日出時間變成九點鐘,晚上九點半天色才暗下來。

想想,多麽好,早上清清涼涼,大家可以坐在外頭吹著涼涼的風吃著早餐。午餐時間不會太熱。放工之後天色還亮光光的,可以出門逛街、看電影、做點園藝、帶老婆孩子到廣場或公園玩耍。私人時間無形中增加了兩個小時。

由於天色慢暗,加班族下班時被打槍的機率也會降低。醉酒車禍的發生率也應該會下降吧。

多好。

示威吧,示威吧,要求政府將時間往回播兩個小時吧。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7 Feb

我可以證明『風』這個字本來應該唸做 Fong,而不是 Feng。看這首詩:

去年今日此門中
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

既然『中』、『紅』的韻母都是 ong,那麽『風』也應該唸做 Fong,而不是 Feng。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