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11
28 Mar

繼續發言吧

哈哈哈,蔡光碟談道德。

『拿督T』三個臭皮匠聯合起來搞安華,利用羞辱老蔡的舊橋,把似是而非的性愛光碟公諸於世。大夥都前撲後續、急不及待的站出來發表意見。支持安華的當然說是偽造的,反對的則說是無可抵賴的。幸災樂禍的等著看好戲,假清高的則說廢了廢了馬來西亞廢了。

不過,不管誰說都好,我都沒有意見。但蔡光碟你還是乖乖不要說話比較好。好像你的老表蔡添強講的,你是最後一個有資格發表意見的人。

當初周美芬他們都說了,讓你蔡光碟當老總,早晚會被人拉著這個痛腳來羞辱你。偏偏馬華大部分的中委有勇無謀,跟你蔡光碟一樣認為,只要站出來勇勇的認了它,就能洗清自己的污點。但事實呢?沒有、沒有。絕大部分的人只記得以你的歲數來說你真的很神勇而已。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講爽而已,不要太過認真。不過你蔡光碟沒有念過華校,所以你大概不知道這句話是老師拿來騙學生承認犯錯的手段而已。

啊,馬華,啊,天啊。在政治上混了這麼久,還不了解政治。啊,啊,天啊。

我不是淳淳善誘,也不是想叫你改過自新。因為你越發言,我的生活就越不會寂寞。只是我這張臭嘴皮子實在是忍不住想說說兩句。你不要見怪。

繼續發言吧,繼續。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28 Mar

高手

小鎮上出現了一個怪人。樣子長得非常猥瑣,帶有獵鹰一般的殺氣。但是謠傳他的劍法非常的好。

謠傳就是謠傳,不可足信。但是見過他劍法的人都堅稱他的劍法簡直是天上有地上無。

沒有人見過他的劍出梢,據說充其量只見過其劍柄。劍一出梢是雷霆萬鈞、晴天霹靂的,而且往往見血封喉。沒有人能躲過他那一劍。即使小李飛刀的飛刀也沒能來得及出手,即使陸小鳳的二指禪也夾不住這閃電般的一劍。

已經有不少高手敗在怪人的手上,而且幾乎都是死於一劍之間。不是在眉心留下一個血洞,就是在胸口。

沒有人敢再挑戰怪人。怪人真正的成為了孤獨求敗。

沒有人知道那把劍的由來,也沒有人敢問怪人。但由於怪人使劍的手法都是在對手身上刺個透明窟窿,比較像南方的長槍使法,而且是以單手使槍,所以他們給那把劍取了一個名字,叫做『手槍』。

Categories: 胡天胡地 Tags:
24 Mar

喀拉

『哈嘍,請問是甲乙丙嗎?』

『我是,你哪位?』

『我這裡是馬來西亞銀行。能打擾你幾分鐘嗎?』

『關於甚麽?』

『謝謝。我們歡迎你加入。。』

『等等等等,關於甚麽?』

『哦。馬來西亞銀行推出新的信用卡世界卡。一張是VISA。。。』

『哦。信用卡噢。對不起,我沒有興趣。』

『可是,這是終生免費的呀。』

『我已經有了兩張卡,已經很方便了。』

『可是先生,免費的都不要?』

『喀拉』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3 Mar

重溫物理

小時候上課都沒有聽課(即使有聽課大概也聽不懂,因為老師也是一知半解而已),現在後悔了,現在來重溫一點物理。主要是因為日本福島核子危機談到這些的緣故。

核子彈
核子彈有兩種。一種是核裂變(nuclear fission),另一種是核聚變(nuclear fusion)。原子彈(atomic bomb)是基於核裂變原理製造的。氫彈(hydrogen bomb)則是基於核聚變。

核聚變
就是將兩個原子核以強大的能量融合在一起。融合的過程中會釋放出更大的能量。由於需要很強大的能量,核聚變須使用核裂變為導火線。核聚變能釋放出比核裂變更大的能量,也相對的比較少放射線污染。

核裂變
就是將外來中子逼進原子核,使其不穩定而分裂。分裂的過程會釋放出大能量、兩個不穩定的原子核、及游離中子。不穩定的原子核則會釋放出放射線。游離中子又會去撞擊另一個原子核,產生另一個分裂。這樣的過程以幾何速度重複著,就是所謂的連鎖效應(chain reaction)。

放射性衰變(radioactive decay)
不穩定性的原子會衰變成為穩定性的原子。衰變的過程中會釋放出能量,即放射線。不同性質的原子擁有不同釋放的機率。

半衰期(half-life period)
原子釋放出一半能量的機率。根據測不准定理,單一原子的釋放期是不可預測的,但是整體統計上(幾兆兆。。兆粒原子)還是可以預測的。『半衰期三百年』就是三百年後這些原子的能量為目前的一半。

放射線(radiation)
其實就是波長極短的光。可見光的波長約為 400 ~ 700 納米。彩虹有紅橙黃綠藍靛紫,七種色,紅外線比可見光長,紫外線比可見光短。X 射線比紫外線短。大約是 0.1 納米。伽馬射線的波長是最短的,約為 0.00001 納米。

伽馬射線(gamma ray)
由於伽馬射線的波長極短,穿透力強,它可以破壞細胞。舉個例子,刀鋒很銳(波長短)的刀比刀鋒鈍(波長長)的刀更能割穿你的皮膚。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
19 Mar

午間流涎

終於籌足三百篇文章。打電話去給相熟的出版社,告訴他我想出書。老闆大叫一聲:『你講笑!』

書名一早就想好了,叫做『午間流涎』。

通宵將文章作修正,去蕪存菁,留下兩百篇,送去給老闆。每一天給老闆打電話,問他如何如何了。老闆給我逼急了,生氣起來,將所有的稿都吃了下來,一篇也不檢查。

問老闆,出版一萬本需要多少錢。老闆斜著眼望著我,一副『噗哧!一萬本?』的神情。生氣了,告訴他我要印五萬本。老闆這次真的『噗哧』的笑了出來。結果他左眼腫了起來。這個故事教導人們『噗哧』的代價是不低的。

可惡,話說出口了,五萬本可是要二十萬大洋,去哪挖?只有悄悄將車子賣了,希望它可以賺回一輛BMW。

要怎樣推銷呢?問老闆,看不到老闆有沒有斜眼,因為還沒消腫。可是聽語氣覺得他的另外一隻眼睛也要腫了的樣子。一般上書本都是寄售在書局,賣出一本就收一本的錢。一年後還賣不出,就當廢紙賣給環保公司。

算一算,沒人要看的書一本賣二十塊大洋也嫌多吧,就賣十塊錢好了。那至少要賣兩萬五千本才能回本?!

天!找誰賣去?一直煩惱著、一直煩惱著。午間吃飯時突然間接到老闆的電話,說有人想要買斷版權,開價五十萬大洋。我傻了,抓著話筒的手不停地顫抖著,口涎不停的流。

後來我就醒了。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