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4th, 2011
04 Apr

阿嘰阿咗

馬嬅老婆:

叫妳一聲老婆已經給夠妳面子遼我跟妳講。我呸!竟然跟老子我討價還價。妳算老幾!

我再一次提醒妳,我的東西就是我的,妳的東西,包括妳自己,也是我的。妳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妳要建甚麽小學出妳的死人風頭那是妳家的事。妳自己去籌錢,賣身也好、乞討也好,反正不要動到老子我的錢。一分錢都不用想。

我公開罵妳怨婦、蕩婦是我的權力。休不休妳也是我的權力,妳在那邊大聲鬼叫甚麽?!我就是看死妳這種沒有用的性格。在家裡對我低聲下氣,在外面卻扮大家姐,而且數落我的不是。妳當我盲的聾的啊?

本來我就不喜歡妳那種獻媚的性格,到處放話跟別人說妳在家裡說跟我平起平坐。妳那根蔥呀妳?!要不是看在妳家族還有一點影響力,老子我早就休了妳我跟妳講。

老子我就是喜歡娶珉湞當小老婆,難道還要聽取妳的意見?妳表現不好,我當然有權利娶一個,有甚麽不對!民主、民主。這個家裡我就是主人,妳是賤民。明白嗎?!

妳有種就過去當宮鉦的小老婆。不過我看死妳沒有種。況且,妳以為人家的大老婆婞冬會同意讓妳嫁過去嗎?她在岷連家族裡是真正有權利地位的大老婆,哪像妳。說出去還真笑死人。

我警告妳,再阿嘰阿咗我就斃了妳。

主人(聽好了,是妳的主人!)
鄔茼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