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兩岸猿聲啼不住 > 只好這樣了
08 Apr

只好這樣了

Posted by No comments

居士將這份稿交給我,要我來函照登,可是為了保護居士,我還是做了一點點的保護措施。。

=== 來函沒有照登 ===

這事件發生在未來的過去的某一天。。。

馬口口口反對派系越來越壯大。口口的地位越來越不保。。。許多高口逐漸感覺到反對派系的威脅力,向口口施壓對付他們。要不然大不了抱著一起死。

口口逼於無奈,只好借刀殺人,讓反口部拿著雞毛當令箭,胡亂捉敵對派系的人馬,胡亂安個貪污煽動或甚麽的罪名給他們,毫不費力將它們打入大牢。這一招他們之前用了好多年,屢試不爽。人誰無過?總有痛腳給他們抓,反正條例是口口他們寫的。可是這一次怎樣也找不出甚麽可定罪的痛腳,可苦了反口部。上面施壓,下面無策,反口部情急起來、肚懶起來。。。。

一日,反對派系的趙口口居然伏屍在反口部大廈外。這下嚇壞了口口,口口當然忙著滅火,想隻手遮天,安了個傻瓜審判,把它判成懸案。這下連一向來講求明哲保身的老口口都肚懶看不順眼,站出來口口的表現他們的不爽。結果口口只好設立了皇口會,查個不著邊際的審問程序,硬是想把焦點模糊。想說即使結果證明程序錯了,就承認好了,反正也沒有甚麽後果的。好像那個口唻口唻口唻的冧幹一樣。

本來大戲也差不多快要篤鏘唱完,反口部也想快快捉幾個容易抓的人來安撫天下說他們真的是好人真的有在做事。說起容易抓,有哪個部門比關口局有更多的油水、更多的貪污?所以一下就捉了幾十個吃得飽飽但不聽話沒有分油水給口口他們的魚兒們,還大事報導。眼看就要扳回一城,反口部高口都在暗暗竊喜。口口也滿意的點頭。

哪裡知道?哪裡知道?在最後一秒鐘,居然又發生了一樁伏屍案。口口當然是火冒三丈,好不容易快要將火滅了,居然讓根煙頭又撩起熊熊大火,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東流了。口口當然是肚懶、口口當然是肚懶!

如何滅火呢?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伏屍頭部重創,CSI有演過,一般來說,這表示伏屍是在不清醒的情況下被丟下。這下好了,怎麼會不清醒?快快將兩個馬仔收起來再說,不然他們亂亂講話,壞了大計。

不然像阿坦口口的案件一樣,將兩個馬仔入罪,給他們幾百萬封口費,要他們整容遠走高飛,背後捉兩個死囚來頂替。反正布袋落在頭上,誰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

只好這樣了、只好這樣了,口口喃喃自語。。。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