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6th, 2011
06 Jul

只能苦笑

像往常一樣,起身洗刷之後,到院子裡餵餵兔子、掃掃地。

院子的尾端在年前搬進來時種了竹子,現在長得快達二樓的屋頂那麼高了。鄰居拉文兄老說高才好、高才好,能擋住南方吹來的塵埃。我望著一地的落葉,顧此失彼,只能苦笑。

院子有一個木架子,房屋設計的一部分。覺得木架子太過單調,跑去找了一株葉子老大一片,能攀爬的不知名植物。我對栽種完全外行,本來想說姑且一試,哪知道這株不知名植物的生命力超強盛的,一拔就是老高,攀得整個木架子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葉子。我望著一地的落葉,顧此失彼,只能苦笑。

院子某天跑來一隻兔子。保安員說那是某戶人家不要丟棄的。在火星人點頭下養了下來。後來覺得它怪寂寞的,跑去領養一隻來陪伴它。因為不會養,餵了一大堆的菜,丟棄兔拉肚子脫水死了。剩下那隻本來是陪伴的領養兔。我望著領養兔,顧此失彼,只能苦笑。

兔子不是人,消化系統強盛無比,一天可以拉很多的屎。加上院子裡都是花草,一面吃一面拉。我望著一地的糞便,顧此失彼,只能苦笑。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