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11
21 Aug

鹹菜豆腐湯

老人嘆了一口茶,閉上眼睛,好一會才張開,像是在回味茶的滋味。

『年輕人,別太執著了。社會是不平等的,你必須去接受它。』

『我在你的年紀時,也跟你一樣,熱血沸騰。每一天控訴對社會的不滿、對周遭的不滿。』

下午五點的湖邊,天氣不太熱,暖暖的氣溫,夾著輕吹的微風,是適合喝茶的時候。

老人的家就建在湖邊。聽說是花了好一筆積蓄才買下來的。房子不是特別的大,也不特別豪華。嚴格來說,只是一間偏小的房子,裡頭的設計也很簡單,但有文雅的氣氛。長時間燒著檀香的客廳,全是原木的家具。老大的一個嵌入式書架,嵌入整面牆壁,上面都是書本,像個小型的圖書館。沒有電視,沒有收音機。要說特別格格不入的,就是桌上那一台有點落伍的筆記型電腦。

老人每天傍晚就會坐在院子裡,在一棵不知名的老樹下喝著他的茶。他特別偏愛喝未發酵的龍井或是半發酵的烏龍茶,而非一般老人愛喝的普洱茶。他就偏愛那個類似南乳的茶香味。

『我年輕時患就有高血壓。像這樣的人本來不應該激動,但這是雞跟蛋的問題。我是屬於憤世嫉俗的那一類。天天看報紙、天天發牢騷,幾乎凡事都看不順眼。』

『開車在馬路上行駛,前方後方左方右方的車子總是犯上愚蠢的錯誤。交警總是在不對的時間在不對的地點設路障。車子剛洗完的那一天一定下大雨。不餵角子機的那一刻市政廳一定派人來抄寫罰單。』

『那個時候,反正就只有我對,別人都錯。總是將別人批評得體無完膚,彷彿世界上任何事情來讓我做,就保證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老人說話緩緩的,彷彿時間對他來說已經不再重要。

『總統首相專家都是蠢人,咖啡館裡大噴口水的茶水佬說得反而還有些許道理。但無論如何,他們看見的只是片面,沒有我那樣的深入見解。在對牛彈琴的情況下,我只有開始寫網上部落客文章,大勢批判社會。』

『開始時寫得很爽,甚麽人甚麽事在我筆下完全成了蠢人蠢事。那一段時間也著實讓我發洩了不少的不滿情緒。這對我的高血壓來說或許有些正面的效應。但長時間下來只讓我成為一言堂的堂主。我慢慢變成一個更加偏激的人。』

『但事實呢?你看著我,控訴了這麼多年,我還只是平凡人一個,沒有特別的突出,對社會即無功也無過,像雁渡寒潭。。。留下的大概只有惱人的吖吖聲。』

老人說話時臉上一直帶著微笑。說到這裡還呵呵的笑了一下。

『我經過不少時間的社會折騰,在今天這個年紀才不過能稍微懂得靜下心來享受這個世界,確實浪費了不少光陰。但我總是感激至少在我有生之年還能達到這一步。』

『我不是教育家,不知道怎樣才能教育你們年輕這一代。也不知道我這樣做這樣想是對還是不對。我只能跟你分享我的過去。當然,我也知道很多事情你們必須走過了才能了解,畢竟我也年輕過。』

屋內傳來老伴的聲音:『別又在一個人喃喃自語了,進來吃晚餐。今天有你喜歡的鹹菜豆腐湯。。。。』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