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13
30 Jan

卓別林

東馬美里是接近汶萊的一個小鎮。汶萊是一個高度穆斯林的國家,即是,喝酒是禁止的。因為這樣,美里近水樓台,開了大把大把的酒吧,大賺汶萊國民大把大把的錢。由於汶萊人有錢沒有地方花,酒的價格也水漲船高,平均價格是西馬的一倍。第一次去,問問價錢,誒?與西馬價格一樣。不錯不錯。酒一上桌,杯子小了一半。

酒吧數量一多 ,質量就參差不齊,千古不變的道理。大多數的酒吧都屬於「小強吧」,門外一看就曉得,不值得一去。

問問當地的居民哪有最好的,居民拍拍胸口遙指杏花村。結果一去,失望到極點。大概他們以為大城市來的就要到聲量最大、煙霧最多的酒吧。

再次重遊,學精學乖了。自己找。東走走,西看看。經過一間不起眼的小酒吧,只開了一扇小門,非常的英國式。進門一看,牆上高高掛了不少的電吉他。門邊一個小平台,台上放有一套組合式鼓。告訴自己,啊哈,來對了地方。酒吧內沒有甚麼客人,大概還早。

坐下,問有甚麼酒。只有普通的生啤酒。有點失望。既來之,則喝之。不久,陸陸續續來了幾位藝術家打扮的年輕人。不用長篇大論介紹,就是樂團成員。高超的表演,聽出耳油不在話下。

團中有一位五十幾歲,非常嬉皮打扮的成員,手中握了罐啤酒過來搭訕。自我介紹叫鮑勃。

鮑勃是團長兼貝斯吉他手酒吧經理。本是西馬人,到東馬十幾年了。感覺上是自我放逐。他雙手滿是刺青,是我生平第一次親手摸到的刺青。鮑勃手上永遠有一罐啤酒,即便是在台上表演。瀟灑自我。

比較難得的,鮑勃其實是屬於不能喝酒的族群,可是他不理,連名字也也取了個西洋名。我無任歡迎。這個才叫一個馬來西亞。

酒吧名叫卓別林,算是替他打廣告。希望不會為他帶來麻煩。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7 Jan

妳不滿的話,移民吧

Listen 姐的事件到現在都還沒有落幕,零零星星的火花還時而蹦出來。。我也來數說 Listen 姐的幾樁罪吧。

大學畢業比O水準?比學歷?腦殘的莎莉法,請不要以學歷的高低來欺壓人。論學歷,妳只有閉上妳的狗嘴聽我說的份。

比年齡?那妳還是只有閉上妳的貓嘴聽我說的份。我想現場台上坐著的那幾位都暗自在偷笑妳這種沒有腦筋的、潑婦罵街的說法。

妳應該沒有當過辯論員吧,不過即使妳沒有吃過豬肉也應該看過豬走路。任何一位辯論員都會告訴妳,辯論時要針對辯題發表看法,不能離體,更不能發表有情緒化的言辭。很抱歉,妳完全不及格。

口口聲聲說要他人尊重妳,妳那一點尊重他人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妳也有妳的問題,跟貓啊狗啊有一樣的問題。

說到阿貓阿狗的問題,眼明的人都知道妳當時已詞窮,只在那拖時間、想下一句而已。妳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說得蠻精彩的。

然後,妳還不要臉的叫學生不滿的話去外國唸書。我跟你說 ,馬來西亞是我的國家,沒有一個人能趕我走。當我的國家出現了像妳一樣的垃圾時,是我們愛國的一群將妳罵的狗血淋頭。妳不滿的話,移民吧。不過我想也沒有甚麼國家要收留妳。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26 Jan

馬來西亞華裔回教徒的演說


有興趣的話看看吧。沒有甚麼特別的意思,只是想說,國際上也知道馬來西亞的回教徒太過偏激。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6 Jan

外星人統計

霍金教授前些日子來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說外星人是存在的。還苦口婆心的要我們不要去探測它們的存在。因為外星人絕不友善。

既然如此,那當有發現外星人的報導時,為甚麽主流科學家一開始就抱著懷疑的態度呢?

最大的因素是統計。

科學家不會很肯定的告訴你外星人不曾到訪地球,他們只會說可能性接近零。 科學家考慮到整個宇宙有多少擁有行星條件的恆星、這些行星裡有多少個擁有生物的條件、還有生物進化可能性的條件。

不是每一個恆星都有條件擁有行星。太大、太熱、太重、太擁擠的恆星帶、等的恆星都沒有擁有行星的條件。

即使擁有行星,行星是否擁有生物也必須符合各個條件 。譬如太年輕的、太熱的、太少水的、等的行星都不太可能擁有生物。

即使擁有生物,它能否擁有足夠的科技文明探討宇宙也是一個未知數。

這樣算一算,在幾千億顆恆星裡的行星,有條件擁有文明生物的行星,機率幾乎等於零。當然,幾千億的 0.00…00xxx 還是有相當數量的。問題在於,在茫茫宇宙中尋找文明行星如同大海撈針,碰到的話是你運氣中的運氣。

科學家的態度永遠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不會冒冒然相信外星人真的乘飛碟到過地球。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
22 Jan

油煙機政治

那個我看著他出道的榴蓮台當家迦瑪創造了一個新詞:煙囪政治。據他的說法,此等政治像極了一樁樁的煙囪。每一個煙囪都有自個的遊戲規則。他還說「政治青蛙由這樁煙囪跳到那樁煙囪。。」。

老實說,煙囪只令我想到聖誕老人。那種只有在冰冷國家才特有的煙囪,實在很難讓我將之與馬來西亞的政治聯想起來。

更何況 , 由這樁煙囪跳到那樁煙囪?要怎麼去跳?

或許迦瑪的新詞跟聖誕老人沒有關係,它需要聯想力豐富才能意會。勉強要扮文化假假扮知道,至多不過是煙囪裡都是烏黑的,跟政治沒有兩樣。

這樣說起來,咱國家那不是家家戶戶廚房裡都有的油煙機還比煙囪來的貼切。它不但烏黑,還有污跡,並且幾十年不洗不換。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