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兩岸猿聲啼不住, 呢喃 > 油煙機政治
22 Jan

油煙機政治

Posted by No comments

那個我看著他出道的榴蓮台當家迦瑪創造了一個新詞:煙囪政治。據他的說法,此等政治像極了一樁樁的煙囪。每一個煙囪都有自個的遊戲規則。他還說「政治青蛙由這樁煙囪跳到那樁煙囪。。」。

老實說,煙囪只令我想到聖誕老人。那種只有在冰冷國家才特有的煙囪,實在很難讓我將之與馬來西亞的政治聯想起來。

更何況 , 由這樁煙囪跳到那樁煙囪?要怎麼去跳?

或許迦瑪的新詞跟聖誕老人沒有關係,它需要聯想力豐富才能意會。勉強要扮文化假假扮知道,至多不過是煙囪裡都是烏黑的,跟政治沒有兩樣。

這樣說起來,咱國家那不是家家戶戶廚房裡都有的油煙機還比煙囪來的貼切。它不但烏黑,還有污跡,並且幾十年不洗不換。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呢喃
Tags: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