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傻仔系列’ Category
24 Jun

那個時候的本土學院里有一位看起來像神,聽起來像神,可是不是神的怪人。為了方便敘述,我們姑且稱他為神。

神對感興趣的東西有一股不屈不撓的精神。他是屬于那種會去花三天三夜來研究為甚麼一加一會等于二的人。要不是我們那死板板的教育政策跟王八蛋政治,他老早就進入大學,而不用到本土學院來念了。我這樣說不代表本土學院不好,實事求是,本土學院畢業出來的文憑比大學來得沒有價值。

回來回來,老是愛離體。這一篇不談政治,適合我的怪人小讀者看。

像所有的神一樣,神是一個很熱心的人。熱心的人通常都愛分享經驗,所以神也不例外。神愛向你分享他的發現。的確,他的發現聽得我們這群傻仔一愣一愣的。我們老是以為他以後會成為一個偉大的科學家,為馬來西亞人出一口氣,光宗耀祖。當然,小學課本里有學到,當有“以為”在詞句里的時候就表示他最後沒有成為科學家。

記得本土學院最後一年畢業時,照例要做一個項目(計劃?Project啦)。當所有人還在對著電路圖玩暈倒遊戲的時候,神獨自輕輕松松的在開發他心中的一套完美診斷系統。以那個時候馬來西亞的落后程度而言,或以傻仔的知識落后程度而言,診斷系統是一個聽也沒聽過的東西。而神就憑著自己的信念創出了本土學院的第一套完美診斷系統。后來就分發給一愣一愣的同學們,讓大家都能輕輕松松的診斷問題,雖然大部分的一愣一愣同學,包括傻仔,最後還是設計出一套套的完美自我毀滅系統。

神一向來與佛有緣,近來更是一心向佛。祝福他。

Categories: 傻仔系列, 怪人系列 Tags:
09 Jun

冷男

傻仔在本土學院時,常聽到班上有一位冷男,cool man,傻仔本身對他不熟悉。傻仔念的那一班里有兩百個學生,加上傻仔也不是那種外向的人,能認識二三十個同學,對記憶力差的傻仔來說算是厲害的了。

冷男在本土學院的外號叫“天字第一號”。原因不可考,不過傻仔猜想除了因為他的姓氏讓他排行第一位之外,他的與眾不同也是原因之一。點名冊里第一個點到的一定是他。也由于這樣,傻仔幾乎沒有甚麼機會與冷男接觸。接觸到的是怪人。

在寥寥數次的接觸當中,傻仔感覺到冷男是不愛說話的人,偶爾開口而已。

後來三個月的實習中,傻仔才跟冷男接觸得比較多。即使這樣,對冷男還是沒有甚麼了解,包括家庭背景。只知道冷男跟傻仔同州同籍貫,同樣愛聽李宗盛。

冷男大部分時間看起來在沉思,偶爾發表的意見都一針見血。喝酒時除外。酒后的冷男一點都不冷。酒精讓他的話匣子打得開開的,相對之下就比較胡言亂語。不過,誰酒后不是?

二十年了,今天的冷男已不再那樣冷。有了兩個孩子,長女次男。小男孩跟他一樣冷,一樣不愛說話。冷男看著小冷男,才發覺原來他以前的樣子是那樣的,套他說的一句,不能看。

Categories: 傻仔系列, 怪人系列 Tags:
29 Apr

怪人

傻仔長大了。

中學畢業之後,傻仔躊躇滿志的從鄉下來到首都念學院課程。打算出國深造。其實傻仔根本不知道“出國深造”這四個字背后的含義,只是跟隨大家的步伐走。大家認為傻仔應該出國,傻仔就出國。好像不出國就對不起家人。

來到首都某間當時著名學的院,渾渾噩噩的注了冊,渾渾噩噩的上了學。渾渾噩噩的在英語環境中渡過了三個月。這是題外話,有機會再寫。

後來家里一通電話“沒錢”,傻仔就轉到了首都一間政治催生的本土學院。當時本土學院的名聲相當的不錯,不過這不在傻仔的考量中。就這樣,傻仔又渾渾噩噩的轉入了本土學院。

本土學院的一切都跟著名學院相差十萬八千里。著名學院學生開的是名牌車,本土學院的學生都是騎電單車。可是本土學院的校風跟傻仔小時候看的臺灣電影雷同。直覺中就愛上了本土學院。

開場白太長了。

傻仔上課的第一個星期,在實驗室編排組員時,因為姓氏排行的關系,碰上了一個奇怪的人。

當時傻仔遠遠看見怪人,心中想“啊,啊,怎麼好不好讓我碰上一個面帶殺氣的家伙”。強自鎮定的,傻仔走上前去滿臉假笑的介紹自己。怪人滿臉目無表情的“嗯”了一聲,讓傻仔心中長嘆了一聲。

怪人開始給人的印象是冷漠的。據他自己而言是為了保護自己。怪人諄諄善誘的對傻仔說,到市中心時必須帶著一副兇惡相,才不會被打搶。傻仔似懂非懂的點頭。

稱他怪人當然有很強的理由。他曾投稿經贏得寫詩冠軍。他同時有一班飛車黨朋友。他精通多語,可是偏偏因為語文科而二度留級。所以認識怪人時才知道他年長我幾歲。他奇怪的那一面是你必須先認識他才能發覺的。他偶爾當然也倚老賣老,可是誰不會?你我也會,只是不自覺而已。他是一個不輕言放棄的人。他是一個失敗了也能很快振作起來的人。印象中沒有見過他真正的唉聲嘆氣。他當然喝酒,喝很多酒。古龍說,喝酒的人都是好人。

怪人的事寫成小說可以媲美金庸長篇。有一天傻仔寫回憶錄時,絕對會隨書附上長達三百頁的精裝怪人一本。

怪人單名一個“凱”字。

Categories: 傻仔系列, 怪人系列 Tags:
30 Mar

審美觀

老婆指著報紙上的照片問:這個女的漂亮嗎?一個當了十年的丈夫應該有一個小小的智慧,就是絕對不在老婆面前說其他女人漂亮。所以老公回答:嗯,還好。

當然,事情是絕對不就這樣結束的。又指著另一個,漂亮嗎?答曰:這個難看死了。

像這樣的問題日復一日地重復。終于有一天老婆下了定論,哦,老公喜歡的是長頭髮的,眼睛大大的,身材苗條的。

為了測試結果,老婆拿了報紙,指著一位長頭髮的,眼睛大大的,身材苗條的再來問:這個漂亮嗎?誰知老公瞄了一眼卻說:難看死了。

誒?老婆十分奇怪。問老公,你有沒有老實回答?你是不是敷衍我?答案當然是正面的。天下沒有傻老公,只有壞老公。

好,姑且相信老公。可是怎麼這個會不漂亮,明明就符合老公的審美觀呀!左想右想的,得不出一個結果。最後,干脆問老公:為甚麼這個女的不漂亮?

答曰:因為她不穿裙子穿褲子。

Categories: 傻仔系列, 呢喃, 曦日皚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