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兩岸猿聲啼不住’ Category
23 Feb

敏敏歷險記

來吧來吧,華山輪劍。

時間越來越緊迫,五月還是十一月?敏敏不知道,可他知道他必須要快。

列了清單,敏敏去見老馬,對他說:看,我手上已經有差不多的籌碼了。你來,砂州人也會過檔,我們一起帕著上。

老馬嘴上嗯嗯嗯,心裡嘀咕著,我已經是一國之首了,犯得著推翻自己嗎?再說阿公也未必同意。不過呢。。嗯,嘻嘻,這籌碼也還蠻好用的。讓他皺眉頭的是如何安撫自己幫派裡面不滿的聲音,畢竟這幫派的大部份成員都是汚統過檔來的。

幾天後,聯盟最高理事會議室裡,面對排山倒海的咆哮跟怒吼,老馬抖出了這張清單,輕描淡寫的說: 我在哪都是老大,你們看著辦吧。

會議室外,大家異口同聲,讓老馬自行決定交棒日期。老馬感言: 謝謝大家對我的信任。

敏敏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只能背水一戰了,反正不是華哥死就是我亡。

幾天後敏敏連哄帶騙的召集人馬去見阿公,說有的有的,今晚有足夠人數了。阿公眉頭皺了皺,露出厭惡的眼神,可他畢竟是阿公,只能不動聲色,說明天見了華哥再說。敏敏為此還特地訂了酒店高調對老馬說,萬事俱備,只欠您這個東風了。殊不知卻被老馬擺了一道,他老人家已經在家養神了。

敏敏前途一片空白。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05 Aug

然後又是26億

26億是。。。

可以平分給中國加印度的人,每人一塊錢。

可以平分給無理國人民,每人100塊。

網民算的,提款機一天拿5000塊,可以連續提1425年。

網民算的,以3.5%年率計算,每分鐘賺的利息是173塊。

可以建雙峰塔的其中一座。

可以買兩架波音777航機。

可以建兩萬六千間價值十萬塊的房屋,惠及十萬低收入人口。

可以飛去月球再到回來。

可以建十六座核電廠。

可以買2600台一百萬的法拉利跑車。

可以供給18萬個貧窮線下(1200塊以下)的家庭一年的開銷。

可以環遊世界兩萬六千次。

換成秒來算,可以算83年。

算之不盡。

05 Aug

當然是談26億

有腦的都知道這筆帳來得不干不淨。幹嘛不出聲?

1. 自己人。你分一點我分一點,大家安靜不出聲。

2. 傻人。我們的領袖做事你們這種低下等的人哪裡會懂的。

3. 奸人。幫老大賣命,說不定會得到甚麽好處。

4. 臉皮厚人。沒辦法,當初信誓坦坦說要支持老大,沒辦法死都要支持他。

5. 反骨人。我就是要支持他,你吹咩?

6. 怕輸人。不要呃,等下給他們抓去貓監牢就死遼。

有腦的都知道,26億拿來幫助國家更好,何必捐給一個人?除非能拿回一倍以上的好處。

有腦的都知道,這筆根本不是捐款,而是貪污來的錢。查案官都被抄家了,此地無銀三百兩。

這是2015年7月開始發生在無理國的事。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20 Apr

沒有加料的鴕鳥肉

每隔一段時期,國家就有宗教狂熱份子提呈宗教法。周圍有屬該宗教的,也有不屬於的,有不同的看法。

信徒中有的害怕宗教法太極端而排斥,有的認為它可以阻嚇罪犯而歡迎。非信徒裡居然也有贊成的,條件是不要加諸在非該宗教徒身上。

跟這些人談了談,發現他們的看法都非常簡單化。一一對他們說明。

首先來說,宗教跟非宗教的界限不明顯。一對還未結婚的情侶,一個是宗教徒,另一個不是,卿卿我我被捉到,該用甚麼法?

然後,宗教官員不明白其宗教法的或明白但濫用宗教法的比比皆是。胡亂抓人,胡亂闖入私宅搜查,胡亂禁止他人用特定詞。在這個世紀居然還有被禁的詞。我不能理解與接受。

宗教刑法在這個世紀更是不能被接受。斷手腳、丟石頭,這些是文明人類的行為嗎?人類之所以會進步就是因為不斷改善不斷向前看。這包括司法。宗教法是千年前不發達的司法,或許適合那個年代,但是在不斷的改善下,今天的司法才是比較完善的。

重點是,所有的東西都不斷的在進步改善。人類進步的條件就是:學習過去的錯誤,改善將來。所以我們不可能接受一個千年以前的、不完善的司法。退一萬步說,如果沒有進步或進化,人類還是猿類,繼續茹毛飲血,有的也是森林法則,談甚麼司法?

如果你真的強詞奪理說千年前的是好的,那麼請你不要用任何這個年代帶給你的便利及健康,去吃在石頭上烤的沒有加料的鴕鳥肉吧!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07 May

左右開弓

左右開弓。

先講鄧章耀。此君年前越俎代庖,被巫統選為檳城國陣主席,一時意氣風發。東方日報2012年10月20日的專訪:

「檳州国阵主席兼民政党全国总秘书邓章耀早前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曾表示,他没时间去分「丁家兵」或「谢家兵」,在檳州他就是唯一的头,如果檳州民政党主席拿督丁福南及副主席拿督斯里谢宽泰不接受,他就不能容纳他们在自己的队伍里面。」

豪氣!有巫統撐腰,沒有怕過誰!對來屆大選信心滿滿,大有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的志氣。

選舉越來越靠近、越來越靠近。。當只要是人都知道民政黨玩完的時候,老鄧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直在找下台階。找不到。

吳春來真的給老鄧帶來了春天。老吳大派金錢,讓老鄧看到了下台階。他喜出望外的跳出來說,糟糕了!給吳春來這麼一搞甚麼努力都白費了。哇!所有的錯都變成老吳的事情了。這招要學起來。

當然,為了面子,當然要負全責辭職。其實心裡話,這個黨還有甚麼前途?辭職至少還賺得一個好名聲。至少不是我的問題,是老吳!

再說翁詩傑。

果然不按牌理出牌。每個人都認為他會要不以國陣名字出戰,要不以獨立人士資格出戰。所以說你我都活該是小人物,他當然危機就是轉機。宣布不參選,送個炮灰去頂一頂。

還巴不得炮灰先生輸得連灰都不留呢。如果炮灰先生贏的話,那不表示這個班登選區有沒有他老翁都無所謂?

心裡算盤,一石二鳥、一箭雙雕、一舉兩得、兩全其美。他看準了馬華會一敗塗地,馬華輸得越慘不忍睹,對他老翁反蔡光碟越是有利。

大選過了,馬華預期的輸了個灰頭土臉。蔡光碟快快宣布年底黨選不蟬聯,以安撫黨員給他面子不要逼宮。但老翁這樣的人,怎能看著老蔡順順利利退位?他肯定要親手了結老蔡,以報一箭之仇。

老翁臥薪嘗膽,黨中還是有不少的支持者,所以特大必定會很快的召開。他要看著老蔡結結實實的敗在他眼前。他,要成為馬華有史以來第一個王者歸來的總會長。

廖稀土跟魏公公雖不情願,但兩個都還太嫩,穿起龍袍不像太子,沒有甚麼總會長的樣,還是得支持老翁多一、兩屆、之後再自相殘殺。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