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怪人系列’ Category
09 Mar

三十年

魅婆婆年紀已經一把了,嘴巴還是不饒人。

真的不饒人。沒試過的千萬要燒香還神。

魅婆婆很有錢,在我小市民的定義裡,非常有錢。而且她的錢是自己賺的,在股票上,不靠老公。

所以自然的,魅婆婆覺得她相當厲害,不否認。

魅婆婆也非常吝嗇。有錢人好像都非常小氣吝嗇。這或許是有錢的基本條件。難怪胡亂花錢的我從來也沒有錢過。

魅婆婆對金錢非常不能通融。有一次她叫兒子買東西,回來之後她會問兒子花了多少錢。兒子回答:『五塊七毛』。魅婆婆臉色一變說:『上次我才花了五塊五毛半』。然後掏出五塊五毛半給兒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魅婆婆討價還價的功力你只有投降。她看中一間洋房,屋主要價五百萬。像我一般小市民,大概四百九十萬。。。如果我有那一筆錢的話。。就成交了。一輪殺價、罵人、挑剔、等之後,魅婆婆竟然以四百萬成交。整整便宜了百分之二十。也難怪她有錢。

想像魅婆婆一樣有錢?可以,只要做得到一下這幾點:

1)一早起來就想著股票起落,一直到日落

2)一整天窩在電視前看股票行情

3)吝嗇、吝嗇、再吝嗇

4)殺價臉不紅氣不喘

堅持以上三十年,你就會像她一樣有錢了,而且是自己賺來的錢。

Categories: 怪人系列 Tags:
06 Jun

遇到真的好久好久不見的同學,童。驚喜之餘沒忘了問他過得如何。

雖然跟我同班,但童的年齡一直是個秘密,至少對我來說。我猜他年長我好幾歲,因為他常對我說他應該是班裡最老的,雖然我覺得怪人凱比較老。

童目前還是單身。在學生時代他就是一個很低調的人。講堂上也坐在最後一排的最角落。兩百多位學生中只有兩個朋友,一個是我,另一個則是阿星。他上完課就消失不見,沒有參加任何課外活動。

童是一個很隨和、很簡單、很誠懇的人。

童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我是一個失敗的人』。我不知道他的過去,一直都不知道,所以也不知道為甚麽他會這樣說。他不說,我也沒有問,怕觸動了他的傷心事。

童現在還在說著同樣的話。我希望他只是謙虛,而不是自卑。

Categories: 怪人系列 Tags:
15 Dec

你的朋友

居士又出現了。距離上一次見面也好一陣子,難免老生常談一下。

問居士最近如何,他回答得有禪意:人生還能如何如何?

居士在人世間遊蕩,喜怒無常,不過絕大部分的時間他都是在思考,至少我知道的他是這樣子的。說我尊重他嗎?也未必。說我崇拜他嗎?也未必。我只是認為他有我沒有的那一面。

說喜怒無常,其實也未曾見他大怒過。根據他自己的說法,看人看透了,也就沒有甚麽好生氣的。

根據居士的理論,每一個人一生中都會遇見各種各樣的人,而且機率是與種類的佔有率成正比。不懂?沒有關係,因為我也不懂。居士說,即使今天你很幸運的錯開了與一個敵人的會面,往後還是會再遇見他。即使你恨的敵人明天死了,往後還是會出現另一個敵人,而且越往後,敵人的敵意越強。

所以,你今天的敵人其實是你未來敵人的敵人,因為他讓你未來的、更凶狠的敵人沒有出現的機會。而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所以你現在的敵人其實是你的朋友。

不懂?沒有關係,因為我也不懂。

Categories: 怪人系列 Tags:
18 Aug

平凡的幸福

先將居士讚得飄飄然,鼻子拼命噴氣,再問他:『甚麼是幸福』。居士愣了愣,然後顧左右而言他。不死心,再問、再問。問得居士煩厭了,大怒地說:『你這個好命鬼吃飽沒有事做咩,問這種問題做莫!別人哪裡有時間回答你這種問題!』

噢。。幸福原來就是當你開始問『甚麼是幸福』的時候。

小心翼翼地,不要再激怒了居士,接著問:『這樣來講,你幸不幸福?』居士臉色一沉,拂袖而去,走了幾步,再到回來,乾掉剩下的半杯啤酒,再走。臨走的時候,冷冷地丟下一句『你生在福中不知福』。

居士的喜怒無常見慣了也無所謂,不去理他,自己喝自己爽。『幸福』這兩個字在腦海中轉來轉去的,鬧得頭都暈了,不得已,再灌多兩杯就輕飄飄的回家。

回到家裡,跟火星人一起吃馬來晚餐、追連續劇、大罵劇中人物、看一半呼嚕呼嚕的睡了去。第二天起來跑步,喂喂兔子、替兔子清理糞便、澆澆花、吃吃早餐、看看報紙、冲了個涼、換了件衣,開車出門。

塞車的路上,想了想,嗯,這就是幸福。

雖然還是不明白居士生甚麼氣,很可能他根本不知道答案。沒關係,今晚再用啤酒引誘他。

Categories: 呢喃, 怪人系列 Tags:
25 Jun

居士

施平雄居士,小隱但也隱於市,年近半百但毫無白髮,嗜酒但酒量不好,愛揮毫可是字體難看。你或許見過他,他或許曾出現在你身邊但你沒留意。

認識居士有不短的時間,後來由於某些未知原因將他給忘了。最近才又想起他。

居士愛發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論。天文、地理、常識、時事、笑話、科學、宗教、等,可是沒有一樣精通。你問他懂了多少,他會回答你說:略懂、略懂。

居士常說他遊戲人間,可是給人的印象是人世間在消遣他。

居士很情緒化,喜怒哀樂都清清楚楚寫在臉上,跟人們所了解的『居士』有很大的距離。

居士常衣著不整,不修邊幅,披肩長髮,腳踏七星。。。牌子的拖鞋,只差一個破扇子就像濟公了。

居士不愛也不會下棋,常輸得一塌糊塗,甚至不知道下棋的規則。

居士算是愛喝茶吧,但不會品茶,只會張口就喝。

居士愛看書,據他說『甚麽書都看』,除了如何致富、讓錢幫你工作等之類的書。他囫圇吞棗式的看,大概就是『略懂、略懂』的前因吧。奇怪的是居士居然也不愛看如算命、運氣、塔羅牌、星象學等的書。這樣算起來根本就不是『什麼書都看』。

居士對世界的未來抱著悲觀的態度,這或許是他成為居士的原因吧。他常說某天他或許會到深山出家當和尚,消失在鬧市。

Categories: 怪人系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