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08
29 Jun

神風敢死隊

這些政治人物已經瘋了,已經徹徹底底的瘋了!!什麽骯髒的手段都使得出來,只要能抹黑對手,竟然可以不要臉、無恥到這種程度。掌權的若被投報,警方就會著重于調查投報者。反對陣營的若被投報,警方就會去調查被投報者。這是什麽世界?!警方警方,把你的良心拿出來吧!

我曾經聽説過,某些政治人物旁邊都有一些甘心為他賣命的小人物,或小人。這些小人對他們主子忠心的程度令人咂舌。怎麽說呢?這些小人一般沒有高學歷,所有的一切都是主子賜的,包括跑車,大屋,金錶。在他們的眼中,主子是至高無上的。如果主子要他跳樓,他會毫不猶豫的地走向窗口跳下去。要這些人報案去誣衊他人,譬如說被人雞姦或承認殺人,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事。神風敢死隊的精神在這裡重現。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29 Jun

拭目以待

那天跟老婆聊起搬家,突然想到,由小到大我也搬過不下十數次的家。

小時候的我是住在一個傳統大家庭,三代同堂的那種。四層樓的祖業租出了兩層,剩下的兩層裏住了四個家庭。像連續劇裏的劇情一樣,因爲大宅院的糾紛所以就搬了出來。第一次的搬家我並沒有開心的感覺,只是傷心離開了時常玩耍的同伴。新家是租來的,兩層樓的排屋。初搬進去的時候,時常從窗口望向鄰居小孩在馬路中玩耍。説來也巧,對面的小孩後來也成了我的同班同學。那時我才七嵗。

住了幾年,買下的屋子建好了,所以就搬了過去。新屋是單層半獨立式的,後面是一大片的墳場。清明節時總會發生火患,掃墓的人放火的緣故。在那住了好幾年,發生了改變我人生的幾件大事。

中學畢業之後,到首都念書。第一次離鄉,拖前輩的福,在SS2找到一間房間,跟一位馬大生同住。在周末時候還會用他那輛125CC的老舊電單車在我四處跑。住了一段很短的時間之後,因爲學院搬遷到另外一個地點的關係,我得跟著搬。因爲時間倉促,只能臨時住在一間舊店屋樓上。後來找到了一間雙層排屋,一堆人就搬了過去。

還是住了一段很短的時間,因爲家庭經濟的關係,我放棄到國外升學,轉而到拉曼學院就讀。這是第五次的搬家。

第一年,跟幾個同鄉合起來租了一間件雙層排屋。那一年學壞,跟著同屋非法的偷用隔壁的電話綫,閙了不小的風波。在這裡向屋主道歉。

第一年放長假應課程需要到了一個遙遠的工業區訓練。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無所有”。整個工業區什麽都沒有,除了幾間馬來同胞開的小雜貨店。當時年紀小志氣大(後來被講師訓為年紀小不懂事),拒絕了廠方安排“廉價勞工”式的訓練,跑到了新加坡當起技術員。就這樣過了兩個月。

兩年證書課程畢業之後又到新加坡打短期工,住進大姐的婆家,也是另外一個大家庭。

幾個月后繼續升學,再次搬家。這一次搬到了Section 4的政府組屋。住了一年,搬到了Section 2的另外一間組屋。後來又搬到了同一棟的另外一間單位,多次搬家的原因已忘了。這是第十三次的搬家。

畢業之後,回到家鄉打工。一年之後,謝謝姐姐們得支持,我出國念書了。呆了六年,搬了六次家。分別是Tosil, Craycroft x 2, Ahturvicks, Green lane, 及 Coventry。前四年住的是大學提供的宿舍,后兩年是校外的屋子。

畢業之後回到馬來西亞,住進了自己買的公寓,也就是現在這一間。

前前後後,搬了十九次的家。能不能第二十次的搬家,就拭目以待了。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4 Jun

永遠沒有最佳時機

終于,到了決定的時候了。僅過了好一陣子輾轉難眠的夜晚,還是下定決心去嘗試買下那困擾不已的夢想。

雖然經濟還不算蕭條,但百物上漲,通貨膨脹,貸款利率可能會上揚至百分之七,爲什麽我還是那麽執著去冒這個險呢?還是那句老話:永遠沒有最佳時機,there is never the best time。現在不買的話,以後也買不成了。

銀行職員再三的問我,真的打算買租借地契的房子嗎?最後決定?我說我絕對活不過租借期的三分一,是不是租借地契對我來說沒有什麽分別。那你不留給你的孩子嗎?她問。我笑笑沒有回答。因爲我看得出,一回答的話,接下來就會是一連串的“爲何你不要小孩”之類難挨的問題。沒有必要向一個陌生人那麽坦白。搞好我的貸款就好了。

話說回頭,這個險到底值不值得冒呢?我不知道。我永遠成不了一個會計師,我不會精打細算,我的未來永遠充滿著變數,跟本不可能為太遠的將來鋪下康莊大道。

人,還是應該為夢想而活。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3 Jun

麻雀一樣的眼光

對馬來西亞的政治越來越失望。其實是自己不對,本來一開始就不該抱任何希望的。總是天真地以爲在漫天的烏鴉中,終會出現一只白鴿。卻忘了白鴿跟烏鴉是不“埋堆”的,白鴿是永遠不屑與烏鴉一起在腐肉當中爭執不休的。。雖然像我這樣的麻雀也是。當然,麻雀就只能在地上望者那群烏鴉嘰嘰喳喳的叫了。

前兩天,蒙古女郎的案件又有了新的進展。這一次,老沛竟指名道姓的把大老二的夫人硬生生的拖下流沙裏去。老沛招招見血,不把大老二逼上梁山不休。大老二也像上次一樣沒做什麽回應,看樣子是啞子吃黃蓮了。這個大老二,老實説,讓他成功當上老大的話,勢會秋後算賬,在冤獄史冊上添上不少的名額。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是期待也看好過氣副揆能捲土重來,更上一層樓的。雖然有不少的政治分析員都不苟同。雖然我並非閱人無數,可是我看得出過氣副揆的抱負。他或許是不少的政治分析員口中的他,可那是過去。現在的他有那一股王者之氣。看他談笑用兵,出獄短短一年半載就把敵人殺得叫苦連天,失去半片江山。讓我拍爛了手掌。

政治上沒有對錯,我相信自己像麻雀一樣的眼光。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17 Jun

孫子兵法

還是忍不住要發發中央政府的牢騷。

“朝令夕改”幾乎就是我們中央政府的代名詞。不久前才宣佈燃油費漲價的原因是中央政府沒有辦法再承擔高漲的原油價格。那邊廂又提出補貼汽油的機制。與其搞這麽多麻煩,爲何不乾脆減低燃油的漲幅,由原來的七毛八分減低至三毛九分?這樣行政上就不用浪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處理,人民也不用浪費時閒去郵政局排隊領錢。

這個機制之前,中央政府大肆報道燃油津貼造福鄰國,企圖製造民憤來轉移汽油漲價的焦點。讓人民覺得漲得有理。這可以從實行了三天的“五十公里内的鄰國汽車不准添油”的機制中看出。不知道是哪個智囊團出的餿主意。說句老實話,鄰國這樣的添法,能用去我們多少的津貼?別忘了(一)大部分進出関卡的車主是本國公民,(二)鄰國有“四分之三缸出境”的機制。

然後,中央政府一招“先小人后君子”,先宣佈漲價,再宣佈補貼,這的確大幅度的轉移了人民的視線。人民不再討論燃油的漲幅,而轉去討論津貼的多寡。稍候中央政府只要再宣佈多那麽一點的津貼機制,僅剩的那一點民怨就會完完全全的被撲滅了。中央政府内,應該有熟讀孫子兵法的傢伙罷。

這是不是因爲登州政府要討囘那百分之五的稅收,讓中央政府的荷包大大的縮減了,轉而大刮民脂民膏?還是黨大選近了,需要大量的現金來鞏固自己的地位?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