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8
20 Aug

我每天早上開車上班時,都會經過新村内一條彎曲的道路。那是一條雙綫道,而且是雙白綫,兩邊都不能超車。今天早上不例外的經過那條道路。我承認我平常開車都比較快,常走在快車道。看見反方向車道有一輛車子停在雙白綫上,準備轉進左邊的小路。我自然理直氣壯,準備在超越那輛車時給他來個狠狠的車笛聲,狠狠的看他,要讓他知道他做了一個危險及令人討厭的違反交通規則的事。可是就在超越它時,看見車上的司機是一位年級大概介於五六十嵗的老人。眼神朦朧,雙嘴微開,很吃力的看著前方的車子。心中突然有種愧疚的感覺。

我一向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人,對與錯分得很明白,我必須承認這是一個很不好的思想。新村内的道路原本就存在的,而且四通八達。允不允許轉彎這種限制是政府後來才強加在新村裏的,並沒有徵求村民的同意。我又有什麽理由去斷定老人是錯的?如果老人不在這裡轉彎,他必須繞道走,花時間又浪費汽油。幾十年都住在新村,幾十年都用這一入口,沒有理由突然要繞道。

亂七八糟的說了一堆,我只是想勸自己:

1。凡事不要只看一面

2。得繞人處且饒人

3。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6 Aug

咖啡

我喝咖啡。我喝咖啡喝到了無咖啡不歡的地步,戒不掉。有時一天甚至喝上八杯咖啡。我喝的咖啡還是咖啡因成分相當高的即溶咖啡。

可是説實在的我不大會享受咖啡,星巴克有什麽好我一直都不知道。只知道喝的是格調。我不是一個什麽高格調的人,所以我和即溶咖啡。對我來説,怡保白咖啡比星巴克好喝,雖然我還是比較愛喝即溶咖啡。

我喝咖啡不加糖,這是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的事。可是我一定要加牛奶或咖啡精。我不喝黑咖啡。人生已經那麽苦了,用不着苦澀的滋味來承托。

然而,曾幾何時咖啡跟我開始漸行漸遠。從每天八杯咖啡到兩三天一杯咖啡,其中當然有原因。高血壓是最大的因素,頭疼其次,再來是不想被咖啡牽著鼻子走。但完全放棄咖啡是不可能的。

不喝咖啡,那我喝什麽呢?中國茶罷。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6 Aug

啞啞叫

聼過這樣一則故事嗎?

有一只烏鴉不小心叼到一塊腐肉,高興得如獲至寶。它每啄一口,就會擡起頭來前後左右的看,深怕有其他的鳥來搶掉它的腐肉。

有一只鳳凰,恰巧飛過烏鴉的上空,雖然在幾百英尺的高空,烏鴉還是啞啞的朝著鳳凰大叫,深怕鳳凰跟它搶食。搞得鳳凰十分厭惡,因爲鳳凰生性只食用新鮮的蔬果,不食腐肉。朝著他啞啞叫是對它的一種侮辱。

我是看了最近全世界唯一一所只招收單一種族的大學的風波有感而發。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10 Aug

沒有我們就沒有他

太多了,你說安華過去排華,你說安華曾經是回教黨青年團的激進份子,你說安華任財政部長時要消滅華小。

但你忘了安華是個政治人物,不僅如此,他是一位政治心態很強的政治梟雄。他會做在他的位子所需要做的事。過去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他腦子裏想的不是對與錯,而是有沒有甚麽政治利益。

你說安華企圖心很強,這是當然的了,沒有企圖心怎麽能挑戰那個位子?即使坐到了那個位子,沒有企圖心又怎能坐得久?

現在的安華在巫統裏是絕對沒有立足之地的了,千年老二眼中豈能容下他這粒沙子?不,不是沙子,而是一粒足以壓死他的千噸大石。所以他向巫統靠攏的機會是零,雖然你會說政治哪有絕對。

談安華是好人或壞人是沒有意義的事。就像上面提到的,他是個政治梟雄,沒有對不對,只有該不該。安華現在靠的是民間的那股對貪官污吏感到極度怨恨的反對力量。他絕對不能行差踏錯,否則這股力量很快就會消失。所以巫統拼命說安華高民粹。其實搞民粹有什麽不好?至少全民受到照顧,而不是一小撮人受益。

由於這樣,所以沒有人需要擔心安華背後的議程。因爲無論如何,他絕對開罪不起我們這一班小人物。因爲沒有我們就沒有他。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09 Aug

曦是一個很熱情的人。無論甚麽事情,只要曦答應了,她就會很用心的去做,決不敷衍,雖然未必都做到最好。

曦最大的長處是善解人意,所以她的朋友都很喜歡她,愛纏著她聊天。天南地北的,曦都來者不拒。她的朋友有年齡相近的,有十分年輕的,也有年紀很大的。

曦是好動的,外向的,也是迷糊的,善忘的。她愛開著她那小小的戰車到處去找朋友,也常常忘了帶甚麽重要的東西出門。天公疼慐人,她總是逢凶化吉。

曦很愛笑,也很容易流淚。一點小笑話可以逗她笑上老半天。電視上老掉牙的情節也可以讓她哭得稀里嘩啦。當然,像這樣的人一般上也很容易生氣。可是嚴格說起來曦不算是一個很會生氣的人,至少她的脾氣就比我好。

曦這一生會是很幸福的,我相信。

Categories: 曦日皚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