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09
31 Jul

我的理想家園

我的理想家園。沒有膚色紛爭,沒有宗教爭執,沒有文化差別,沒有階級區分。這個在現實生活中達不到的理想,在雅斯敏阿末(Yasmin Ahmad)的影片中看到了。

驚訝的是,有些友族同胞并不認同Yasmin,他們認為這些影片侮辱了他們的族群。對于這一些思想極端的份子,我感覺到悲哀。世界大同不是建立在互相排擠上,而是互相愛護上的。期望真的有那麼一天的到來。

Yasmin,我對妳的最高致敬。安息吧。

The love of Tan Hong Ming

How do you spell dinosaur? (Race)

Who’s your friend?

Family

and…. finally, the most controversial SEPET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8 Jul

縱貫缐

好友邀請我去看縱貫缐,我沒答應去。原因:一向來跟演唱會絕緣,不喜歡大堆大堆人潮的地方。又吵又雜,哪能真正享受到歌曲?

可心中真正想的是:誰是張震岳?

李宗盛、羅大佑、周華健,啊!多麽懷念的歌手。伴我渡過青春期的實力派歌手。一天到晚聼啊唱啊的,由頭唱到尾,一首歌的結束對我來説只是一個段落,一個卡帶裏十幾首歌隊我來説只是一首長長的歌。連歌詞都幾乎能倒過來背。吉他的和絃都烙印在腦海裏,這一生也揮不去。

若去演唱會,我要聼的一定是:生命中的精靈、鹿港小鎮、最後圓舞曲、十七嵗女生的溫柔、未來的主人翁、擺渡人的歌,等等。。。可是我肯定,我一首都不會聽到。

我的歌曲生涯好久以前就結束了。我的記憶只停在那個年代。就讓我繼續擁有我年輕時的歌。

可是:誰是張震岳?

Categories: 呢喃, 彈唱詞 Tags:
27 Jul

吳下阿蒙

絕對有理由相信國陣要奪取雪州的政權。看看黃瑞林在當今大馬說的:

(一)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被内安法令扣捕。
(二)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被控阻差办公。
(三)雪州大臣卡立被控牛车滥权案。
(四)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私密照曝光。
(五)反贪污委员会调查7名民联雪州议员拨款去向,进而导致赵明福离奇坠楼死亡。

五個以上的州議員涉及以上的五起事故,你別告訴我說那只是碰巧而已。你看著,這種骯臟的手段陸陸續續的還會再來。納吉身為雪州巫統的主席,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奪取這個全馬最富有的州屬。因為納吉知道公平的選舉國陣絕對沒有機會,與其等上三年才發覺沒機會扳倒民聯,倒不如現在就奪取。反正人民是善忘的,只要在奪取了之后再給一點點的糖果,雪州子民就會忘了過去,死心塌地的愛上國陣。

甚麼糖果呢?太多了。過路費,華校撥款,水電費,等。這些對他來說是九牛一毛的東西,在我們小人物眼中可是大大的糖果。

不過,這些政客都忘了一點:我們不再是昔日的吳下阿蒙了!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25 Jul

擦亮你的眼睛

我一定要幫翁詩傑講話。

好幾年前,當黃家定剛上位,翁詩傑剛當上署理總會長時,我問過身邊一位“熟知政治”的朋友。他說翁詩傑的前途就是到此為止,不可能有機會成為總會長。翁詩傑能坐到目前的位子靠的是基層的力量。可是事實上馬華政治一向來靠的都是裙帶關系。過去五十年來皆如此,沒有例外。我唯唯諾諾,可是心中犯嘀咕。

那一陣子有些人甚至因此跟翁詩傑劃清關系,免得將來被套上“翁詩傑派系”的頭銜。從這一點可以看得出沒有人認為翁詩傑能更上一層樓。好事份子甚至將馬華分成A、B派,大肆評論一番。所謂“評論”,炒的不過是冷飯,以馬華過去的模式所下的結論。

好了。叫這些所謂事事批評員大跌眼鏡,翁詩傑以一面倒的票數成了總會長。事事批評員忙著為自己滅火,提出了種種的論點來解釋為什么翁詩傑會中選。有些人還歸咎于“世界的大趨勢使然”,拿奧巴馬,天象,等來應證自己的論點。

可是像我們這種小人物們都知道翁詩傑一定會中選,原因再簡單不過,資訊的進步使到小人物也可以很快很準確的獲取消息,不再是老油條們散播的一面倒的消息。因而小人物們的判斷也不再是一面倒。他們都相信跟知道馬華需要的是羅賓漢,而不是令人火滾的政治老油條。

我說的,信不信由你。你可以說我是事后孔明。不過當下一屆總會長直選實行時,請擦亮你的眼睛看清楚翁詩傑如何再次蟬連總會長。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23 Jul

公司

有一家規模不算大的國際公司。公司里有兩派人馬。一派是推行“適者生存”主義,另一派則是“扶弱政策”主義。

“適者生存”主義派提倡競爭。凡是成績好的都提拔,成績不好的,對不起了。業績目標每年不斷地往上提,員工們也不斷的提升戰斗力,以適應這樣的壓力。

“扶弱政策”主義派覺得人人都應該平等,都應該享受,不該有壓力。公司業績達不到目標,管理層討論了之后,決定將業績目標調低,好讓員工成績看起來亮麗。員工們也不用過度努力。

這樣一來,所有員工都想當然傾向于“扶弱政策”派。“扶弱政策”派就理所當然的有了公司管理層的決策權。

有一位“適者生存”派的主管不滿這種政策,憤而離開了公司,另起爐灶。他開了一件規模比較小的公司,繼續推行他的“適者生存”主義。由于他的努力,這間公司短短幾年間就取得了標青的成績,不久后就成了國際認可的公司。公司規模小,但個個都是精英。

“扶弱政策”派看在眼里,當然滿不是味道。他們不斷的諷刺精英公司,說它規模小,當然容易管理。對外不但如此,“扶弱政策”派對內也不斷諷刺“適者生存”派,說雖然表面上“扶弱政策”派占絕大多數,可是“適者生存”派其實牢牢控制著公司的大部分股權。“扶弱政策”派內的一位退休元老尤其樂此不疲。

雖然提倡“扶弱政策”,“扶弱政策”派卻悄悄的將自己的子女送到精英公司或其他的大公司,以期學到如何變得更有競爭力。

由于這種井蛙之見,“扶弱政策”公司的業績不斷地往下滑。一年不如一年。可是“扶弱政策”管理層卻極為享受,因為他們的子女在一群弱勢的群體中顯得鶴立雞群,即使他們之前在大公司時只是一個不入流的角色。每年的業績評估,管理層都將比較的對象標準往下調,由較早時期的精英公司,到后來的任何剛起步的公司。還洋洋得意的說公司的業務相對來說還是穩定的。

忘了說,公司名叫瑪萊希雅(私人)有限公司。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