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09
29 Oct

再談老酒吧

再來談開酒吧。

要開間酒吧,首先要清楚的是,要開什么樣的酒吧。再來就是酒吧的地點、顧客群以及他們的消費能力。

熱鬧的地點不用談,租金肯定嚇死人,開不成。發夢也要有邏輯。精明的選個偏遠的地點,先做調查,最好沒有競爭。傍晚時分開車到附近繞一繞,看看周遭房子的裝修及車子的價格,大致上可以了解顧客的消費能力。酒吧地點的價格及歷史也要清楚。擁有五年、十年、二十年歷史的地點有不一樣的消費群,基本上跟年齡層成正比。五年歷史的地點一般都是偏向年輕一族、十年偏向中年、二十年則偏向老年。我對年輕人有偏見,所以就選十年左右的消費群。

好了,地點選好了。這個年齡層的顧客要的是甚麼?搖頭搖滾要屁股的酒吧肯定不行,周旋周杰倫也不行。應該走藍調、爵士之類的路線。好,就這樣決定。

怎樣才能吸引顧客?開放式還是封閉式?開放式即是沒有大門。封閉式則是開個小門。其考慮點是,開放式比較沒有情調,封閉式則比較讓陌生客人卻步。我個人比較傾向于封閉式,可以將門外的庸俗隔開。如果是封閉式的話,怎樣才能吸引客人呢?這是個挑戰。取個好名字肯定有幫助。譬如叫『藍調爵士』、『Old Timer』、等。再來是前門的設計、必須要高格調,可是不能讓人卻步的感覺,這點比較難。

酒吧內的燈光要傾向昏暗的黃燈。設計必須以深褐色的木頭為主。要有吧臺,高腳凳及桌子。家具不能看上去就覺得低檔次,這點不能省。酒吧的一個角落必須有一個表演臺,不用太大。不請學院生歌手來唱,歌手必須以藍調爵士為主,有會吹薩克斯風的最好。資金不夠的話,不用天天唱,一個星期兩、三次就行了。再不行的話,老板濫竽充數一天也行,再開放一天讓顧客發揮,條件是,必須要會玩樂器。不能讓走音歌王破壞情調。其他日子當然放唱片。

酒吧內以賣酒為主,食物次要,不能喧賓奪主。酒自然要多樣化。啤酒、烈酒、色酒都要齊全。無論如何,酒的種類非常重要。

食物不用多元化,可是必須有特色。注重一些特別重口味的應該不會錯。

侍應生不賣笑,但必須長得不錯,健談、親切、有活力,不能老是拉下一張臉給客人看。薪金給高些沒有關系。

酒吧對老顧客必須有特別的優待。消費越多優待越多,這點是必須的。顧客介紹顧客也有特別優待。總之必須讓顧客有賓至如歸的感覺,這點非常重要。

好,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有誰愿意投資請聯絡我。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2 Oct

一竅不通

我常念:『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可是那天手癢,跑去查一查,原來原詩為『今人不見古時月』。

把酒問月 – 李白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
皎如飛鏡臨丹闕,綠煙滅盡清輝發;
但見宵從海上來,寧知曉向雲間沒。
白兔搗藥秋復春,嫦娥孤棲與誰鄰?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願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裡

看了好幾篇網上的介紹,都沒有說明為甚麼『今人不見古時月』會變成『古人不見今時月』。不過庸俗的我個人認為『古人不見今時月』要比『今人不見古時月』來得貼切。其中一個原因是後面『今人不見古時月』已經有了一個『今』,兩個『今』念起來拗口。另外一個原因是『古人不見今時月』帶有感嘆以前的人們沒有機會看到我們現在的狀況,這要比『今人不見古時月』中帶有我們不知道過去的事來得無限噓吁。

隨便講來自己爽而已,我對詩詞其實一竅不通。

Categories: 彈唱詞 Tags:
09 Oct

能賺更多

馬華特大明天,十月十日,就要開彩了,快快快,要下注的請盡早,以免向隅。下得越多,贏得越多。

馬華政治還是那么脆弱,經不起卜基的臨門一腳。不知道老蔡會不會下注賭自己輸呢?至少輸了還可以拿回少許安慰。

嗯,來當一下鐵齒神算。就拆這個“十月十日”吧。

“十月十日”有兩個“十”,跟馬華總秘書王茀明的茀字草字頭一樣,“日”加“月”就是一個“明”字嘛。這根本就清清楚楚表示了王茀明支持的那一方,也就是老翁,會贏。嘿嘿,搞不好王茀明選這一天背后的理由就是這個。

那會贏多少的票數呢?十月有三十一天,十日就是十天,所以老翁會贏取21:10的票數,也就是67.7%的中央代表會把票投給老翁,只有32.3%投給老蔡。以馬華中央代表人數2380人來說,就有1611票投給老翁,只有769票投給老蔡。

“十”字又像劍。兩把劍穿插其中,隱隱約約暗示了會有兩股不尋常的勢力介入,當攪屎棍。一股在日跟月的中間,表示這股勢力來自馬華內部,指的大概就是陳家全那幫人馬吧。另一把劍在外面,指的就是卜基了。這兩股勢力各別能影響10%的票數。由于這兩股勢力是對立的,所以就相互抵消了。

再者,十字劍也暗示了這個特大不會很平靜的召開,應該會上演全武行。

算完了,謝謝惠顧。費用就免了,我自己去下注,能賺更多。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08 Oct

司馬昭之心

對,說得好!!我如果成為總會長,那是形勢所逼。說得太好了!!蔡細歷,你真厲害!

沒有人應為一項錯誤受懲罰一輩子。拍手、拍手!真是至理名言!!真是把我的手掌拍爛了。

你會成為署理總會長其實是形勢所逼,因為放眼望去,你的對手根本不成氣候。

為甚麼當時你不攻打總會長的職位?原因當然簡單,聰明如你一定早已知道以你當時的狀況根本沒有機會,況且對手還是翁詩傑。

但我相信你當時也料想不到你會當選署理,而且是以高票當選。食髓知味,加上翁詩傑對你不斷的打壓,你慢慢對總會長的職位虎視眈眈起來了。。。

老蔡啊老擦,你真的是司馬昭之心啊。

Categories: 呢喃 Tags:
04 Oct

科學鑒證

知道趙明福案件那個DNA一號的主人原來是前一具尸體的時候你有甚麼感覺?

你說:唓?還以為會有甚麼驚喜。

你說:嗨呀,我們的政府,犯這種錯誤像吃飯一樣啦。

可是我要說的是,這是一個很嚴重的錯誤。試想想,如果不巧DNA的主人是案件中的嫌疑犯之一,后果會是怎樣。

科學鑒證不是靠單一的物證,而是集合了人證,物證,跟動機。缺一樣,法律就不能將被告入罪。

馬來西亞的法律源自英國,采取的原則是,寧可放過一百個罪犯,也不能錯殺一個無辜的人。是好是壞,各人心中自然有一把尺。

看看眼下,我們的政治人物,在朝在野都好,天天在報上大肆評論案件的疑點,將自己當成了福爾摩斯。雖說這也難怪,因為我們的警察法官都不中庸,成了當權派的棋子,在野沒有甚麼人相信他們的判決。

說一個故事。

有一天你走在路上,買了一份報紙,在麥記看了留在桌上,后來的一位顧客隨手帶走,在公車上看,下車時隨手放在椅子上。公車回到總站,清潔工將它帶回公司,剛好清潔工的上司要炒他的魷魚,清潔工一怒之下殺了上司。清醒之后,清潔工慌張的將報紙蓋在尸體上,然后就逃走了。這個上司恰巧是你的鄰居,而且由于你常跟他老婆聊天,他跟你吵了好多次。這件事全公司都知道。後來你的DNA在尸體身上被發現了。傳清潔工來當證人,清潔工一口咬定看到你殺了他上司。

現在,人證、物證、動機都有了。

你說,法官會怎麼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