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2011
10 Apr

居卵嘩語

『打哥,你有每有淺?』

『多少淺你咬?』

『水扁,我堵紫爾,想買雞返吃。』

『你取跟爾哥解,我剛給遼他三使塊淺。』

『打哥的冷你補使不知島,拿天我跟他解遼使塊海每有緩他,他補會仔解我遼的。』

『講子,你等以等,我去跟他咬。』

家鄉曾經流行著一套很奇特語言,稱作『居卵嘩語』,噢,不,是『居鑾華語』。

『居鑾華語』出處眾說紛紜,不過都不足取信。個人比較相信那是以客家發音為基礎的腔調。居鑾客家人口居多,但通用語是華語而非客家語,這樣的分析也不無道理。舉幾個例子,『沒有』客家話念做『卯』,居鑾華語則念做『每有』。『錢』客家話念做『淺』,居鑾華語也念做『淺』。。等等。如果你會一點客家話,了解以上的對話應該沒有問題。

幾十年前的叔父之輩,在巴剎跟同行都用居鑾華語交談。我小時候在巴剎(愈)幫(愈)忙的時候好奇的聽大人們交談,時日下來也聽懂了幾句,可是總學不上口,沒有練習對象的緣故。。當然個人語言學習能力差也不在話下。。皆因居鑾華語在我那一輩逐漸變成市井流氓的用語。一心想要孩子成為律師醫生的大人們總不許小孩子學,一聽小孩子講居鑾華語就直覺上認為孩子加入了黑社會。

大人們如此認為,可是小孩子都認為會說居鑾華語是一件很厲害很威風的事。同學裡面,有幾個也會說,可當然他們都是成績差的流氓學生。嬸嬸們由於家庭背景的關係,也會說居鑾華語。

網上搜一搜『居鑾華語』,才發現會講居鑾華語的人已經成了稀有動物,接下來的年輕人已經沒有機會接觸了。有個人在尋找會講居鑾華語的人去拍戲,還有個在視頻網上用半鹹不淡的居鑾華語評論籃球,已經很不錯了。看樣子,居鑾華語已經逐漸式微了。

哪個電視製作人啊,快快拉大隊到居鑾去找幾個會說『居卵嘩語的冷』拍下來留戀留戀吧。找不到?沒問題,我可以指引你。到會館公會去,到巴剎去。六十歲以上的應該還都在用居卵嘩語溝通。

Categories: 呢喃 Tags:
08 Apr

只好這樣了

居士將這份稿交給我,要我來函照登,可是為了保護居士,我還是做了一點點的保護措施。。

=== 來函沒有照登 ===

這事件發生在未來的過去的某一天。。。

馬口口口反對派系越來越壯大。口口的地位越來越不保。。。許多高口逐漸感覺到反對派系的威脅力,向口口施壓對付他們。要不然大不了抱著一起死。

口口逼於無奈,只好借刀殺人,讓反口部拿著雞毛當令箭,胡亂捉敵對派系的人馬,胡亂安個貪污煽動或甚麽的罪名給他們,毫不費力將它們打入大牢。這一招他們之前用了好多年,屢試不爽。人誰無過?總有痛腳給他們抓,反正條例是口口他們寫的。可是這一次怎樣也找不出甚麽可定罪的痛腳,可苦了反口部。上面施壓,下面無策,反口部情急起來、肚懶起來。。。。

一日,反對派系的趙口口居然伏屍在反口部大廈外。這下嚇壞了口口,口口當然忙著滅火,想隻手遮天,安了個傻瓜審判,把它判成懸案。這下連一向來講求明哲保身的老口口都肚懶看不順眼,站出來口口的表現他們的不爽。結果口口只好設立了皇口會,查個不著邊際的審問程序,硬是想把焦點模糊。想說即使結果證明程序錯了,就承認好了,反正也沒有甚麽後果的。好像那個口唻口唻口唻的冧幹一樣。

本來大戲也差不多快要篤鏘唱完,反口部也想快快捉幾個容易抓的人來安撫天下說他們真的是好人真的有在做事。說起容易抓,有哪個部門比關口局有更多的油水、更多的貪污?所以一下就捉了幾十個吃得飽飽但不聽話沒有分油水給口口他們的魚兒們,還大事報導。眼看就要扳回一城,反口部高口都在暗暗竊喜。口口也滿意的點頭。

哪裡知道?哪裡知道?在最後一秒鐘,居然又發生了一樁伏屍案。口口當然是火冒三丈,好不容易快要將火滅了,居然讓根煙頭又撩起熊熊大火,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東流了。口口當然是肚懶、口口當然是肚懶!

如何滅火呢?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伏屍頭部重創,CSI有演過,一般來說,這表示伏屍是在不清醒的情況下被丟下。這下好了,怎麼會不清醒?快快將兩個馬仔收起來再說,不然他們亂亂講話,壞了大計。

不然像阿坦口口的案件一樣,將兩個馬仔入罪,給他們幾百萬封口費,要他們整容遠走高飛,背後捉兩個死囚來頂替。反正布袋落在頭上,誰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

只好這樣了、只好這樣了,口口喃喃自語。。。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07 Apr

無孔不入

我想談一下數據(data)。

數據在科學裡佔有很重要的角色。幾乎大部分的科學成果來自於數據,醫藥科學方面尤其。

數據可以反映出資料的正確性,如果很好的利用的話。反之,它也可以拿來騙人。一般上數據騙人的方式是沒有將所有數據呈現給您老人家。他們(奸商、政客)只將對他們有用的數據那一部分抽樣給你看。

簡單的例子,拿起任何一天報紙上股票的指數。可惡!今天的指數線往下滑了許多!再仔細一看,哦,原來縱坐標的範圍從一千到一千一百而已。整體上其實只下滑了非常微小的一點。可是有多少買股票的人卻被那長長的一劃嚇了一大跳,而急忙拋售。

鹼性水能長壽。研究人員發現日本某個村落的人們比較長壽,進而發現他們喝的泉水比較偏鹼。

吃太油會有高心臟病風險?

這些只是數據而已。正不正確要看看調查的範圍、對象群、採樣數、研究期、控制或非控制、分析結果,等。請問問奸商以下的問題:

你只是在吉隆坡採集樣本而已?

你採集的對象只是老人而已?男人而已?白領而已?開車的而已?吃西餐的而已?喝酒的而已?近視的而已?每天早上有運動的而已?體重輕的而已?同一間公司的而已?

你每次只採集一千個樣本而已?

你只進行兩次採集活動而已?

你說採集時期大家都必須吃飯不可以吃肉?

你分析的時候把你不想看到的結果通通扔進紙簍裡?

然後奸商很權威的發表他們的分析結果,說喝酒能防止心臟病。還帶來了幾個長期喝酒,但或超過九十歲的老人作見證。老人笑哈哈,說越喝越健康。老人沒有告訴你的是奸商答應送他二十箱啤酒。老人也沒有告訴你的是,他每天吃燕窩喝雞精。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奸商告訴老人。

然後奸商的酒銷量越來越好,價錢也越來越高。幾十年後有沒有幾個人活超過九十歲已經沒有人記得了。偶有人控訴的時候,奸商大聲的回答喝酒的同時為甚麽你還吃肉?你不能吃肉的呀!你沒有吃燕窩?!傻的!燕窩一定要吃的呀!甚麽?你沒有運動?怎麼行?!

聽起來熟悉嗎?你在哪裡聽過?

藥廠。。

減肥公司。。

養生保健品直銷公司。。

地產公司。。

股票行。。

真是無孔不入。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
04 Apr

阿嘰阿咗

馬嬅老婆:

叫妳一聲老婆已經給夠妳面子遼我跟妳講。我呸!竟然跟老子我討價還價。妳算老幾!

我再一次提醒妳,我的東西就是我的,妳的東西,包括妳自己,也是我的。妳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妳要建甚麽小學出妳的死人風頭那是妳家的事。妳自己去籌錢,賣身也好、乞討也好,反正不要動到老子我的錢。一分錢都不用想。

我公開罵妳怨婦、蕩婦是我的權力。休不休妳也是我的權力,妳在那邊大聲鬼叫甚麽?!我就是看死妳這種沒有用的性格。在家裡對我低聲下氣,在外面卻扮大家姐,而且數落我的不是。妳當我盲的聾的啊?

本來我就不喜歡妳那種獻媚的性格,到處放話跟別人說妳在家裡說跟我平起平坐。妳那根蔥呀妳?!要不是看在妳家族還有一點影響力,老子我早就休了妳我跟妳講。

老子我就是喜歡娶珉湞當小老婆,難道還要聽取妳的意見?妳表現不好,我當然有權利娶一個,有甚麽不對!民主、民主。這個家裡我就是主人,妳是賤民。明白嗎?!

妳有種就過去當宮鉦的小老婆。不過我看死妳沒有種。況且,妳以為人家的大老婆婞冬會同意讓妳嫁過去嗎?她在岷連家族裡是真正有權利地位的大老婆,哪像妳。說出去還真笑死人。

我警告妳,再阿嘰阿咗我就斃了妳。

主人(聽好了,是妳的主人!)
鄔茼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03 Apr

離婚通牒

鄔茼老公: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想當初我們結婚時,你口口聲聲說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大家平起平坐。可是你骨子裡還是認為我是中國妹,不斷的在公開場合上間接或直接的羞辱我,說我是怨婦、蕩婦。你還有把我當成你的老婆嗎?

你記得嗎,結婚後才不過幾年,你竟然公然勾引我的死對頭,那個風騷女人珉湞。這些我都隻眼開隻眼閉。可是你最後竟然還將這隻騷狐狸娶進門!雖說我是大老婆,可是多少次那隻騷狐狸在公開場合嘲笑我的時候,你有那一次為我出聲?每一次你那息事寧人的態度,是在叫我受不了。

是,我是有鬧過婚外情被偷拍,可是我已經很勇敢地站出來承認了呀。你應該給我一次機會呀。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外頭也不只一個情人嗎?我只不過是忍氣吞聲而已。別欺人太甚,逼得我急了,把你的那些醜事公開出來,大不了一拍兩散。

要不是看在你家族裡那一大筆貪污而來的財產的份上,我才不會傻傻的跟著你幾十年。

你一向來把我當外人看待,認為我的血液裡沒流有你家族的遺傳。你之所以跟結婚完全是因為我家族那個時候還算有錢有勢,你想藉我家族的聲望進一步壯大你的皇朝。現在我的家族沒落了,你就開始對我冷淡了。

近幾年來,你私通你的兄弟姐妹、堂兄弟堂姐妹、表兄弟表姐妹,把本來應該屬於我的財產都在背後轉去給他們。

我知道,有一天你認為我不能再帶給你任何用處,你就會毫不猶豫的休了我,讓那隻死狐狸珉湞做大。哼,賤人就是賤人,她的下場未必會比我好。

不過我警告你,老娘今天還算有幾分姿色。一旦走出去,等著娶我的人排隊排到巷尾去。你的死對頭家族岷連的大兒子宮鉦對我還是有意思的,幾次對我眉來眼去。惹惱了老娘,嫁過去當他的小老婆也強過當你這個名不副實的大老婆。到時候,你所有的醜事把柄我都一一向他們透露,讓你聲敗名裂。

老婆
馬嬅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