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14
31 Mar

階段

第一階段,好傻好天真,沒有甚麼煩惱,不會恨也不會愛。

第二階段,強說愁。不曉得甚麼時候得罪他人。總是被人拋棄。

第三階段,一直很小心不要得罪人。知道了之後耿耿於懷。

第四階段,麻木了。我只剩下幾年好活,不要來煩我。

Categories: 呢喃 Tags:
30 Mar

再三考慮

小時候家裡養狗,完全沒有『照顧』這個概念。一批一批的狗兒們進來,一批一批的死去,心裡也沒有『從此以後不再養狗』的感覺。

老老家的那隻打從我一出世就有了的狗,叫甚麼名字忘記了。褐黃色的菜狗,印像中很忠心。後來壽終正寢,大概活了十七年左右。後來又補了一隻叫 Lucky 的混種狐狸兼狼狗,我猜的。

後來搬了家,自家也養了一條小狗,叫 Johnny 的。不知道為甚麼一定是英文名字。色澤有點像臘腸狗,褐底黑背,但長得雄壯多了。忘了如何失去它了。

再次搬家,更像物種大爆發般的,前前後後養了大概有十幾隻狗。有些沒有甚麼印象,有些則印象深刻。之後的這些狗都沒有名字。

有一對混種狼狗,長得也頗為雄壯。是養過的狗兒裡最滿意的,但至今還不清楚是不是被毒死。一天早上發現它們口吐白沫,奄奄一息。也沒有召獸醫,就看著它們死去。那個時候真的沒有『動物需要看醫生』的概念。

有三隻說真的很難看的菜狗,二公一母,三隻長得完全不一樣,母狗應該是混種狐狸狗。聽說是三叔認識的一家人要搬家,不能帶上狗兒,為甚麼則不知道。狗兒送來時女主人還含淚的抱住狗兒流了一陣淚才離去。可狗兒們養在我家就好像流浪狗一樣,沒有名字,亂跑亂吠亂吃不沖涼。後來母狗懷孕跑到後面墳地產小狗,回來的時候拖著應該是臍帶的東西,我們也沒有想過要帶她去看獸醫甚麼的。後來也不見有小狗回來,大概是被母狗吃了。聽說母狗有為了保護小狗而把它們吞下肚的習性。後來母狗因為肛門發炎在某天一去不返,我猜想是到墳地裡死去了。其中一隻公狗忘了怎麼死去,但是另一隻被三叔載到老遠去丟掉。忘了為甚麼要丟掉。一天早晨醒來發現它奄奄一息的躺在車子底下,心裡驚震之餘還難受得要死。狗兒真的會千里尋路回家的。

還有一隻忘了長得甚麼樣子的母狗,到處亂跑後懷孕了在後花園產子。生了五條有缺陷的小狗,沒有幾天都夭折了。還記得我捏起其中一隻夭折小狗的耳朵,竟然一拉就斷。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生肖屬狗的我,或許真的跟狗兒們八字不合吧。真的要再三考慮是不是還要養狗了。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9 Mar

兩三千

一台二手的鋼琴要多少錢?三五千塊是少不了的。再爛一點也要兩三千塊。

閒來無事。。也不盡然,只是想在我短短的生命裡做一些未必有意義,但想做的事。

花一點時間自學鋼琴,雜亂無章,但有老婆指導,居然還能叮叮咚咚一下。

突然想養小狗,但老婆怕狗。盡量找小型又稚齡,大概一兩個月大的小狗娃娃。看來看去就是博美犬,Pomeranian,的小型狐狸犬一支。要價不便宜,兩到三千。照顧跟訓練大概是一個問題。兩個人早出晚歸,可憐的小狗應該會寂寞吧。

籬笆門那斷了的柱子也應該找人來修一修了。想乘機換個大的籬笆門,車子比較好駛進駛出。一尺大概要價兩百多塊,十二尺上下也要兩三千塊。

媽媽的房間也改成辦公室了,樓上盡都是睡房。辦公室天花板還在漏水。想找人來修,但找不到根源。大修理起來也要兩三千塊吧。

這年頭,動不動就要兩三千塊,連手機也不例外。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