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怪人系列’ Category
24 Feb

自閉癥治療師

有個小女娃,還不到三歲。有個小酒窩,個子小小,聲音超大,愛用眼角瞄你、鄒眉頭、對你說『這麼~~』、『怎樣?』、『好痛~』,活像個小火星人。

小火星人是天生的自閉癥治療師。有自閉癥、自卑感、沒人愛的人請掛號看病,提我的名字可以打三折。只要十分鐘就能讓你覺得你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人,少了你都不行。

掛了號,安排日期到小火星人她家,一開始先要坐下來無所事事,喝喝咖啡看看報紙。這時候逗逗小火星人是沒有用的,她不會理會你,只會用眼角看你。有自閉癥自卑感的你不會感到驚訝,因為你見慣了這種眼神。十分鐘時間一晃而過,這足夠讓她知道你是友非敵。這時候你就站起來面向大門,這讓她警覺的抬頭看著你,觀察你的下一步。要是你開始提起腳往外走,她的就開始露出依依不舍的眼神,嘴巴扁了起來。如果你是朋友來探訪,這時候你應該識趣的往內走,假裝要去上廁所。但倘若你是來治病的話,這時候應該大步的往外走才對。當小火星人看見你往外走時,她就開始放聲哭了。不是那種小聲的抽搐,而是放開喉嚨大聲地哭。

小火星人會摟著她那個不斷強調自己是地球人的媽媽,指著你說:『不要走。。哇!!哇哇!!不要走!!哇!!!』那個哭聲足以媲美重金屬的聲量。

這時候,你心都碎了。沒想到沒人愛的你竟然讓一個那麼可愛的小火星人大聲痛哭。以往這個角色都是由你來扮演的。突然之間你感到飄飄然,覺得自己還是很帥的。然後你眼角帶淚,開心的付了賬,預約下一次的療期。手續弄好之後,小火星人的媽媽就會用對好的臺詞對她說你只是去關門而已。在小火星人將信將疑的時候,將她騙到房間里。這時候的你要不要離開是你自己的事了。如果你還想留下來,每十分鐘收費是雙倍。

Categories: 呢喃, 怪人系列 Tags:
17 Feb

拉曼先生

剛搬進新屋時,找了個園丁來種草。

園丁是位中年緬甸人,名叫拉曼。跟他唯一溝通的語言是他在馬來西亞生活十年所學會的馬來語。他的馬來語程度乘上我的馬來語程度所得的積是可憐的小。每一次向拉曼要求甚麼東西的時候都需要比手劃腳的。

拉曼是一位愛車大炮的人。什么事情都愛拍打胸口說:有我在,怕甚麼!

草皮鋪好之后的某一天,由于草皮開始發黃,向他說了一句:草死了。他緩緩的、微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回答說:草死了,我還沒死。

問得多了,他煩了,一臉嚴肅的向我說:房子內的東西歸你管,房子外的東西歸我管。『喔。。』是我唯一能回答的。

有一次,鄰居讓我看了一個小盆中的植物,有種刺鼻的味道,說是可以用來趕蚊子的,因為蚊子討厭那個味道。哦,好,跑去問拉曼先生。比手劃腳了一輪之后,拉曼先生拍拍胸口,大聲說:啊!我懂了。包在我身上。

幾天之后,拉曼先生搬來兩大盆的日本棕櫚。我左看右看,怎麼長得完全不一樣。拿來嗅一嗅,一點味道都沒有。問拉曼先生:這個。。。對嗎?

拉曼先生拍拍胸口說:對,就是這個,可以趕蚊子的。

小心翼翼,蠕蠕的問:它。。。怎樣能趕蚊子呢?

拉曼先生捏著樹葉,一臉正經的回到:你看它尖尖柔柔的樹葉,當微風吹來,樹葉那麼一搖一晃的,就會把蚊子趕跑了。

。。。。。。。

Categories: 呢喃, 怪人系列 Tags:
29 Aug

老李

冷男看的書多,對詩詞的認識不是我這種市井流氓能夠望塵的。

不過幸好這個世界十分公平。再厲害的冷男由於詩詞看得投入,甚至到了一個忘我的境界。。說起他的忘我境界,據他自己說,是只見到詞中的意境,而忘了句子本身,我提到兩岸猿聲啼不住,他眼中立刻見到左右一片蒼茫,高聳入雲,猿聲回響不斷的山峰,而他自己則被上身,變成那個身在那一葉扁舟上,撫摸著兩鬢,忍不住要高聲吟唱的老李。。所以他的漢語輸入法沒有一樣成氣候,波坡摸佛不行,拼音更慘,更甭提五筆啦,九宮啦,甚麼的。大概老李那個時代沒有這些輸入法。

所以他的愛人說:

妳說妳了解他的不擅言詞,這種男人最安全。

妳說妳喜歡他的笨拙模樣,這種男人最可愛。

Categories: 怪人系列 Tags:
24 Jun

那個時候的本土學院里有一位看起來像神,聽起來像神,可是不是神的怪人。為了方便敘述,我們姑且稱他為神。

神對感興趣的東西有一股不屈不撓的精神。他是屬于那種會去花三天三夜來研究為甚麼一加一會等于二的人。要不是我們那死板板的教育政策跟王八蛋政治,他老早就進入大學,而不用到本土學院來念了。我這樣說不代表本土學院不好,實事求是,本土學院畢業出來的文憑比大學來得沒有價值。

回來回來,老是愛離體。這一篇不談政治,適合我的怪人小讀者看。

像所有的神一樣,神是一個很熱心的人。熱心的人通常都愛分享經驗,所以神也不例外。神愛向你分享他的發現。的確,他的發現聽得我們這群傻仔一愣一愣的。我們老是以為他以後會成為一個偉大的科學家,為馬來西亞人出一口氣,光宗耀祖。當然,小學課本里有學到,當有“以為”在詞句里的時候就表示他最後沒有成為科學家。

記得本土學院最後一年畢業時,照例要做一個項目(計劃?Project啦)。當所有人還在對著電路圖玩暈倒遊戲的時候,神獨自輕輕松松的在開發他心中的一套完美診斷系統。以那個時候馬來西亞的落后程度而言,或以傻仔的知識落后程度而言,診斷系統是一個聽也沒聽過的東西。而神就憑著自己的信念創出了本土學院的第一套完美診斷系統。后來就分發給一愣一愣的同學們,讓大家都能輕輕松松的診斷問題,雖然大部分的一愣一愣同學,包括傻仔,最後還是設計出一套套的完美自我毀滅系統。

神一向來與佛有緣,近來更是一心向佛。祝福他。

Categories: 傻仔系列, 怪人系列 Tags:
09 Jun

冷男

傻仔在本土學院時,常聽到班上有一位冷男,cool man,傻仔本身對他不熟悉。傻仔念的那一班里有兩百個學生,加上傻仔也不是那種外向的人,能認識二三十個同學,對記憶力差的傻仔來說算是厲害的了。

冷男在本土學院的外號叫“天字第一號”。原因不可考,不過傻仔猜想除了因為他的姓氏讓他排行第一位之外,他的與眾不同也是原因之一。點名冊里第一個點到的一定是他。也由于這樣,傻仔幾乎沒有甚麼機會與冷男接觸。接觸到的是怪人。

在寥寥數次的接觸當中,傻仔感覺到冷男是不愛說話的人,偶爾開口而已。

後來三個月的實習中,傻仔才跟冷男接觸得比較多。即使這樣,對冷男還是沒有甚麼了解,包括家庭背景。只知道冷男跟傻仔同州同籍貫,同樣愛聽李宗盛。

冷男大部分時間看起來在沉思,偶爾發表的意見都一針見血。喝酒時除外。酒后的冷男一點都不冷。酒精讓他的話匣子打得開開的,相對之下就比較胡言亂語。不過,誰酒后不是?

二十年了,今天的冷男已不再那樣冷。有了兩個孩子,長女次男。小男孩跟他一樣冷,一樣不愛說話。冷男看著小冷男,才發覺原來他以前的樣子是那樣的,套他說的一句,不能看。

Categories: 傻仔系列, 怪人系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