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呢喃’
14 Dec

山大王

說一個故事,信不信由你。

有錢人打算轉行從事伐木生意。長袖善舞的他得到了一個伐木的合約。地點在一個深山裏。由於路途遙遠,有錢人必須僱用熟練的土人當向導,從大清早五點鐘出發。由康莊大道到羊腸小道,再到走投無路。一直到不可思議的深山老林裏已是晚上九時許。不曉得向導們凴甚麽認路。大概是像蝴蝶一樣凴著地球磁場吧。

到了一個只有幾戶人家的。。嗯。。算是村落吧。土人們也相當先進的有民宿,雖然只是四面墻加上一個屋頂。十時一到,所有的油燈都會被吹熄。深山老林裏黑夜的黑是近乎零度的黑。伸手絕對不見五指。

警告,晚上絕對絕對不能踏出大門一步。晚上墻外傳來一陣一陣的,不像是電影裏的那種吼聲,而是高吭的虎嘯聲,嚇得沒人敢睡覺。

一大清早,向導先生就帶隊出發了。熱帶雨林中的雜草有兩公尺高,向導用所謂的開山刀邊斬邊走。跟在後面的一不留神,雜草一開一合就完全掉隊了。你只能高喊救命,等向導到回來救你。

以上只屬於開場白,目的是想表達熱帶雨林的危險。接下來纔是戯肉。

據説伐木商在山裏是土皇帝。開山劈路沒人管,也管不着。光明正大的非法伐木是公開的秘密。如果你很不好彩標到的伐木地點是在更深的山裏,那你就需要通過他人的地盤。他們可以不允許你通過,他們也可以要求你付買路錢。

有一次森林局派了兩個官員到深山裏去檢舉非法伐木。該兩名官員帶了配槍,開了吉普車到山大王的據點,向山大王要挾,獅子大開口的要求一筆遮口費。說了是山大王嘛,怎麽會依。以更大火力的萊福槍要官員們繳械。接著用推土機將吉普車推下山溝,要官員徒步離開據點。

據説這兩位官員就此人間蒸發。

後來有錢人承認自己不適合伐木,放棄了這個念頭。

Categories: 呢喃 Tags:
04 Sep

難怪

我是一個只問成果,不享受過程的人。

我開車或走路只求快點到達目的地,不會欣賞路邊的景色。

我工作只求快點完成,不慢工出細活。

我吃東西只求快點填飽肚子,不細嚼慢嚥。

我寫文章只求快點傳達内容,不咬文嚼字。

這樣的我永遠都處在緊張跟壓力下。

難怪我的血壓永遠那麽高。

難怪我永遠都只是研究人員。

Categories: 呢喃 Tags:
03 Sep

你會用算盤嗎?

阿末老兄,怎樣?後悔咧?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發表種族言論之後沒事的。不是每個時候都可以發表種族言論之後沒事的。現在這種情況下連希山慕丁都不敢開口,你算老幾?

阿末老兄,看樣子你根本不注意時事,沒有看報紙。或者你看的報紙只刊登“國陣偉大,國陣萬歲”之類的新聞。你有上網嗎?你會不會用電腦?你很忙?

還是你以爲這樣一說,你就會成爲民族英雄?可惜你算盤打錯了,噢,不,你會用算盤嗎?

你這樣一潑糞,害到老懵懂跟千年老二要站出來幫你抹屁股,他們一定恨不得掐死你。

我看你的政治生涯就到此爲止了,再見,噢,不,千萬別再見了。

Categories: 呢喃 Tags:
03 Sep

好自爲之

昨天看報紙,我們的國寶級羽毛球雙打健將古建傑先生撒野,說如果不讓他和陳文宏繼續搭檔,他將毫不猶豫退出國家隊。

噢,好,我希望他過幾天不會又跳出來説他沒有說過退出國家隊是報紙斷章取義。

倘若假設如果媒體沒有錯誤報導,我希望他現在立刻馬上的退出國家隊。

古建傑是國家職業羽毛球手,卻沒有職業道德。媒體上的他一向來都是非常自我與叛逆。他相對下應該是個天才,所以也有天才所擁有的臭脾氣。

我希望他好自爲之,要不然肯定會落到被開除的下場,如果我是教練的話。

Categories: 呢喃 Tags:
31 Aug

當不成良民

昨天才想到,踏進社會以來,除了捐了幾次微不足道的金錢以外,沒有再為這個社會出過什麽力。雖説是天生怕針,學生時代還是曾經捐了好幾次的血。頓然覺得自己已經慢慢的變得現實了。

好,話才說完,今天在購物中心就踫到了捐血的隊伍。手心冒著冷汗的走上前去登記捐血。工作人員遞了張表格給我填。填完交了回去,隨隊的醫生看了看,問說:你1995到2006年到過英國?我回答說是。醫生露出一副抱歉的眼神說對不起,那你不能捐血。我問爲甚麽,雖然心中已經猜到七七八八。不出所料,她說:因爲瘋牛症在那個時期爆發。

好,沒有記錯的話,瘋牛症的潛伏期是十年,過幾年再來應該就能捐了吧。醫生瞄了瞄表格,問:你有高血壓?我説是。有喫藥?是。醫生嘆了口氣說:那你還真沒有資格捐血。

我還真的是當不成良民。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