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08
28 Oct

肯定會爭輸

好一段日子以前聼了S.H.E.唱的“中國話”,就想去查一查,卻因健忘症發作而忘了。那天在老婆的車上再次聽到就告訴自己別忘了要去查。

“平上去入”到底是甚麽東西。小學老師只教過甚麽“陰陽上去”的。我愛死了Google與維基,一下子就給了我答案。這邊這邊,如果你有興趣知道的話。

哦,原來“平上去入”與“陰陽上去”是有著進化論的關係。“平”就進化成“陰平”“陽平”,“入”就在物競天擇的條件下被淘汰了。所以正確的是“陰平”“陽平”“上”“去”。可是爲甚麽“上”字唸第三聲,還是一頭霧水。

大概是受方言影響,以前就很堅持中文裏少了一個聲,原來就是這個可憐的“入”聲。“去”字拖了一個尾巴,怎麽唸也拗口。譬如“興趣”這個字,“興”應該是唸“入”聲,而“趣”應該是唸“去”聲。不過跟老北京爭這個,肯定會爭輸的吧。

可是我還是搞不懂“平仄”是甚麽咚咚。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5 Oct

出賣勞力

全球經濟衰退,看樣子馬來西亞也不能幸免。我經濟零蛋,分析不出甚麽結果。

不過眼裏看到的,報紙分類廣告頁數的厚度變少了,聘請員工的廣告也顯得零零落落,股價前所未有的重挫。耳裏聽到的呢,工廠的訂單大幅度的削減了,公司的裁員風幾乎吹到了。風聲鶴唳的,用膝蓋也估計得出馬來西亞未來的前景,雖然我們的新經濟部長,未來的首相(或許),納吉先生不斷的放出令人笑掉大牙的政策與安撫。

得勒緊腰帶過日子了嗎?我不以爲然。重挫的是虛幻的幾千億美金,本來就不存在,也不該存在的東西。菜園裏的依舊生長,農場裏的牛群依舊產乳,河裏的魚依舊產卵。你告訴我,什麽東西失去了?

科技的發達,將許多東西都數據化了。數據化的社會也改變金錢的概念。金錢不再是物物交換時代裏物品的替代品。它變成了一個代表著人類地位的一個指標。你說某人有數十億身家,可是他絕對拿不出數十億現款,或相等於數十億的物品。他所擁有的只是一組數字。

所以我討厭股票。是那個混蛋發明了股票這種廢物?看看周遭的朋友,對股票一知半解,卻一窩蜂的聽信一小撮人的所謂内部消息,大肆購買明天會貶值三分之一的股票,還沾沾自喜。

對不起,我承認我偏見,所以我到現在還是窮光蛋一名,出賣勞力換取食物。

Categories: 呢喃 Tags:
22 Oct

迷失

蘇芮的歌,聼起來很失落和空洞。可是輕快的節奏沖淡不少的無助感。

作詞:楊立德/陳大力 作曲:曹俊鴻

就像那弓箭迷失了速度的追

就像那流星尋找著墜落的方向

我奔跑在那寂寞的單行道

我對著茫茫的空間擁抱

沒有天沒有地 沒有邊也沒有際

沒有愛沒有情 沒有過去和憧憬

在夢與夢的邊緣裡 沒有開始也沒有結局

在冷與暖的城市裡 沒有絕對也沒有或許

單純的日子 你為何放棄

過去的朋友 你為何遠離

Categories: 彈唱詞 Tags:
18 Oct

科學分析

我不騙你,很久以前看過一篇報道,有一個學者研究后發現地球上混有許多火星人的後代。該名學者列出火星人的特徵:小個子,瓜子臉,大眼睛,大耳朵,小嘴巴。還舉出了幾個名人例子,說火星人有許多天賦是地球人需要後天學習也未必能擁有的。

所以我一直深信老婆是火星人。要不然除了她的插花天賦之外,爲什麽她一直不能適應地球,老是少三根筋的樣子?

有時候老婆又愛說一些有的沒有的,毫無頭緒的話。全世界只有她的99。999999999%DNA相似的妹妹能了解她在說甚麽。當然嘞,火星語言是我們地球人沒有辦法了解的。我有時猜想,她們的口語只是裝飾品,以掩飾她們其實不需要通過語言來溝通的能力。真正的溝通是靠左右兩邊比例比地球人大的耳朵。以此類推,她們的耳朵應該就是一對高靈敏度的超高頻腦電波天綫。要不然爲什麽老婆的聽力跟她的耳朵大小完全不成比例?

我這樣説是有原因的。老婆時常在不適合的場地用不適合的聲調説話。比如説她會在提款機前大聲地說出密碼,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大聲的對你說你説話的聲量太小她聼不到。可是她卻會在40尺外就聽到我那台老舊的漸進式聲量手機剛發出的第一聲像蚊子一樣的聲響。科學分析,她靠的完全是手機的超高頻率電磁波,而不是低平率的音波。

還有,老婆讓我堅信超光速粒子的存在。怎麽說呢?她常在電視機前看影片的時候,準確無誤的猜到情節的發展。這除了被解釋為她能利用超光速粒子探測到未來的超高頻率衛星電波之外,好像沒有其他符合邏輯的科學解釋了。

注意到沒有,她的探測能力在超高頻率場合才能發揮作用。而且頻率越高,能力越強。這應該是科學界一大發現。請提名我為下一屆的諾貝爾物理獎候選人。

再者,地球人都害怕看恐怖片,她卻獨愛。而且越恐怖越血腥,她越愛。不成邏輯的是,帶她到遊樂園裏面的那種九流的恐怖屋去,她卻害怕得由逃生門跑出去。

我一向來只相信科學分析態度,那就是驗證,驗證,再驗證。在不斷重復的驗證下,我只能毫無疑問的相信老婆是火星人。在地球生活那麽久,我想她應該很想念家鄉。希望有一天我有能力帶她回去火星去看一看,讓她解解鄉愁。

Categories: 呢喃, 曦日皚雪, 科學?魔法? Tags:
15 Oct

絕對是首選

老婆愛插花。我總是覺得老婆插的花是全世界最美麗的藝術。看她的巧手隨便的揮一揮,一個美麗的藝術就被創造出來了。老婆說:欸呀,不要講出去,笑死人才知道。我說:哪裏會?我是實話實説嘛。

老婆無論做甚麽事情都是很認真的去做,插花尤其。她插花全神貫注的,先根據顧客的要求起個草圖,然後剪剪插插的,一個構思就這樣成了一個實體。看看草圖,你會驚嘆,她的構思與實體是如此的像。

看電視劇,電影,或是走在大街上,看到一群人圍在一起,我探一個頭去看,哇!好漂亮的大明星,我大叫!老婆則大喊:哇!好漂亮的花!在老婆眼中,花永遠佔著比較重要的角色。有時我在懷疑,火星上的花是不是跟地球上的鑽石擁有同等的地位,讓她見花如見鑽石。

如果你想要送一個很特別的花給你親愛的人,老婆的小花園絕對是首選。聯絡她吧,決不讓你失望。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