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18th, 2009
18 Feb

塞翁失馬

黃潔冰,妳其實不用辭職。妳應該利用這個機會來測試民意,看看人民是不是會站在妳這一邊。看看我們的人民會站在偷拍者那一方還是正義那一方。別去理基爾那個傢伙發出的任何言論。就好像我們不會去理會瘋犬亂吠一樣。我敢說這傢伙不會有前途。

即使補選因爲妳的事件而輸了,這對民聯來説未必是一件好事。民聯可以從這事件中吸取一個很好的教訓,那就是,民聯面對的不是人,而是一群禽獸。對人有對人的一套,對付禽獸則有對付禽獸的另一套。吸取了這次的教訓以後,民聯應該知道怎樣做。

國陣中不乏正直的人,説不定會因爲近來的這幾件事而不屑留在國陣中。或許他們不會往民聯靠,可是至少會削減國陣的票數。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民聯有大把大把的青山可以燒柴,不用急在這一時。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18 Feb

相對論

相對論可以很簡單,條件是你需要一點想像力。

物理學中比較難理解的是光速不變論,就是光速在任何情況下測量都是一樣的。即使你乘著一臺飛行速度是光速的一半的火箭飛行,所測的光速還是一樣每秒30萬公里。

這是怎樣的一個情況呢?有個叫羅倫斯(Lolentz)提出了物體向移動方向的長度會隨速度的增加而變短。例如一把尺以高速移動,那這把尺在我們的眼中會變得比較短。而由于尺以高速度移動,光速相對于尺來說就變慢。以較短的尺來量較慢的光速,所測的光速就不變了。這有一點牽強附會,可是倒能讓一部分的人安心。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則以另外一個角度來解釋。在相對論中,物體不會變短。速度的定義是距離除以時間,既然距離(物體)不會變短,唯一能讓光速不變的只有當時間變慢。

對,在相對論中時間不是一成不變的。人造衛星上的時鐘比陸地上的時鐘來得慢,那是因為人造衛星以比地球快得多的速度運行。這也是為甚麼人類會提出以高速火箭向太空旋轉一圈回來地球就能到未來的可能性。火箭上的太空人相對于地球上的人會比較慢老。速度夠快的話,太空人一年的旅行在地球年份來說可能就過了幾百年。

很可惜,人類的科技還開發不出這樣速度的太空船。所以這個理論還處于紙上談兵的階段。

再者,在這個理論下,人類只能去到未來,而不能回到過去,因為時間是單向的。

回到往過必須利用另外一個理論,量子論。更精確來說是量子論中所預測的“蟲洞”。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