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09
29 May

獎學金

呃。。。尊貴的部長,請你看看我的成績,我考到十五科A,可是竟然拿不到獎學金出國深造。請你幫幫忙。

啊?你考十五個A?天啊?!!怎麼可以?!!你這樣對其他人很不公平叻!他們才考七八科。不可以,不可以!。。。不如這樣啦。。以後你們最多只能考十科。降才能蘋果對蘋果。

呃。。。尊貴的部長,那你就從中選十科來比較好了,結果我還是有十科A呀。為甚麼拿不到獎學金?

啊?考十科A的考生滿街跑,你以為你很特出咩?!要拿獎學金,你成績必須要死伯好才可以,降簡單的道理,你不懂的咩?實在不懂你們這種考十五科A的腦袋里面裝的是甚麼。你們這種人啊,以為考得好成績,就表示你們很聰明咩?告訴你,考試成績并不代表一切,懂嗎,死蠢?!

呃。。。尊貴的部長,考試的制度是你們定下來的呀。考試的內容也是你們出的呀。獎學金的發放也以考試成績為標準呀。如果考試成績不代表聰明,降你要我們考試來干嘛?

啊。。。考試是來看你達不達到平均標準而已啦,只要達到標準,也沒有所謂厲害跟不厲害之分啦。。。。嗯。。拿到滿分跟得到七十分其實是沒有分別的啦。大家都一樣達到平均標準。OK?OK?

呃。。。尊貴的部長,可是那我也到達標準了呀,為甚麼還是拿不到獎學金呢?

啊。。。降你就多考幾科。。。。。呃。。。。。走走走!!不要來嘎噍我,老子現在死伯忙!!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25 May

幻想族

有沒有注意到,最近你家附近的商店,開了間所謂的“健康養生餐”的小店?說它小店,是因為它一般都只占半間店,雖然有例外。

這“健康養生餐”是甚麼呢?說穿了,就是新一代的直銷方式。

直銷真的是無孔不入。乘經濟蕭條的時候,大舉進攻失業者。搞講座會,研討會,等等,俘虜無知青少年的心,來賣會員證。不理天上會不會真的掉下那麼大一塊蛋糕,青少年們歡天喜地的加入,每天幻想著明年的今天就能像講師那樣開著令人羨慕的大房車,在路上接受路人羨慕的眼光。夢里也會笑。成了一個不擇不扣的幻想族。

結果呢,東籌西借的,幻想族好不容易掏出了幾萬塊來買那些所謂天上有地上無的產品,堆積在家中。開始時就從家人下手。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有感情的就勉強買了幾樣高出市面上數倍的產品,沒感情的就增加了裂痕。接下來,就從朋友們下手,一直到所有朋友都近而遠之之後,就開始找電話簿,花名冊,聯絡許久不見的點頭之交。電話一拿起來,“哈嘍好久不見,有空一起喝茶嗎?有好東西介紹給你”,喀拉一聲,電話就被蓋上了。

最後只剩下自己跟那一群幻想族的時候,開大房車的講師又來教另一套。產品賣不出?沒關系,開一間小店,姜太公釣魚,讓這些愣頭愣腦的水魚自己上鉤。講師舉例,那間只開了三個月,就賺進了大房車,另一間只用一個月,現在買了大房子。幻想族聽了口水滴得滿地,又籌錢裝修店面。還必須用講師介紹的設計師。然后,理所當然的,又在半推半就之下囤了更多的貨。

開始時來了好幾個客人,幻想族滿心歡喜,一開始就有這樣的成績,不錯不錯。算算收入,哇,真美麗的數字。望望自己的車子,怎麼越看越礙眼。幻想三個月後就換了它。

過了一個月,兩個月,怎麼客人還是那幾個,沒有增加?講師告訴幻想族說你賣的產品還不夠多元化,再囤了另一批。。。

故事沒說完,我等你來告訴我,結局會是甚麼?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4 May

爭皇位

老馬老懵懂了還是裝瘋?他說如果重新選舉,國陣鐵定輸,所以不能重新選舉,要開州議會來決定誰是州務大臣。

誒?誒?誒?

喂!老懵懂,醒一醒唄!你以為現在是爭皇位啊?霹靂州是霹靂人民的,不是你們這幾條腥臭東西的好不好。政府本來就是由人民來決定的,重新選舉是最公正的。還不懂的話,去買一本字典查看看甚麼是民主。

千年老二這幾天來不止一次的說,決定權在州蘇丹手中,決定權在州蘇丹手中。嘿,背后的含義是甚麼?怎麼去解讀?

可以這樣解:我沒眼看。我剛才上任,控制不了這班馬騮,也不想做臭人。你這一州之王自己看著辦吧。

也可以這樣解:不管怎樣,州蘇丹都是站在老子我這一邊的,有大把大把的好處嘛。這個臭人讓蘇丹去做吧。

蘇丹本身呢?換作是我,看到自己的州屬被那幾只馬騮搞得那麼亂,能解散州議會我第一時間就做了。可為甚麼還不解散?這是吃力不討好的差事啊。唉,真是啞子吃黃蓮。

皇儲呢?嗯,影響不到政局的人我們不談。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13 May

訪問終于變老大的千年老二記

突然間好像多了很多很多的業餘法官律師,以他們獨特的見解去詮釋法庭下的判決,臉不紅氣不喘的。讓我們訪問訪問終于變老大的千年老二他的看法。

。。嗯,打官司我打慣了,沒甚麼大不了的。高庭的判決不是我要的?沒關系,去上訴庭。上訴庭還是不行?沒關系,到聯邦法院。嘿,聯邦法院的首席大法官查基是老子我的手下,還能說不行?怎樣?這下沒話說了吧。

再者,老子我大把錢,打官司打個三幾年,對我來說是小兒科一件。反正死馬當作活馬醫,搞不好一不小心給我贏了,這雞碎那麼多的官司費,用不著一個星期就賺回來了。反正就是不能讓那幫雜碎那麼輕易的就贏了。

啊?問我為甚麼不同意解散州議會?你有病啊你!用膝蓋想都知道啦,一解散,重新選舉,我不是吃蕉?眼盲的都看得出啦,死蠢!我看這幫雜碎就是不爽。他們甚麼料都沒有,還跟我這個喝洋水講英文棒棒聲的人爭位子?叫他們去吃蕉啦!

問我會不會跟隨太上皇的腳步?唓!軟趴趴太上皇的太上皇算甚麼?連太太上皇我都看不起。跟隨他們的腳步?不是講我很沒有腦?幾沒有面子的事喔。。。講起來,喂喂,你幫我跟太上皇講啊,全部都是他的錯。不是他,我今天哪里要幫他抹大便?!要是沒有他,我位子不懂坐得幾穩。要是他沒有讓這些雜碎習慣講話大大聲,現在講我殺蒙古女人?即刻把他們通通關進監牢,關到死我跟你講。#@%……#%@&……@¥%¥¥¥@#~

還訪問甚麼?!顯遼啦我!不爽遼,走走走,走遠遠去,不要來煩我,我肚懶遼。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
05 May

謝清發

謝清發,一個明顯傾向于民政黨和葉新田的所謂時事評論員,閑來無事時老愛找人開刀。這不禁令人懷疑他是不是找不到題材寫,或是文筆不好,怕寫出來的文章沒人看,所以才像古惑仔那樣撩人打筆戰,那種行為好像小報一樣唯恐天下不亂。

謝清發自己也知道他這樣子會犯眾怒,可是還是樂此不疲。不知道他是缺稿費了呢,還是罵上癮了。據一份英國科學報導說,痛苦害怕其實是會上癮的,因為當你痛苦害怕時體內會分泌一種類似嗎啡的分泌物,造成上癮。簡單說一句,就是有自虐傾向。

今天謝清發又在東方日報上批評另一個時事評論員楊善勇了。謝請發寫“那個善忘又愚勇的時事評論員”,簡直就是畫公仔畫出腸了,還扮偷偷摸摸狀。怎麼?怕惹怒人家?想到時人家上門理論時你可以理直氣壯的,借一句魏家祥在就事論事的時候大聲對另一個時事評論員說的一句,說“你哪一只眼睛看到我寫你的名字?”

打筆戰我是沒有意見,你謝清發嚴重傾向民政黨和葉新田我也沒意見,可是拿人家的名字來大肆侮辱一番,這就顯得自己無能下賤兼幼稚了。名字是父母賜給的,名字被侮辱就是侮辱了父母。這在華人的傳統里是嚴重的事情。若說我也拿你謝清發的名字來踐踏在我的嘴皮子底下,你會做何感想?

楊善勇只說葉新田博士x3,雖帶有諷刺意味,可也沒有侮辱葉新田的名字,況且葉新田的三個博士頭銜的而確切的是來歷不明。像這樣如何去教導下一代念書是取得博士頭銜的唯一途徑?更何況你葉新田領導的還是一個學院,新紀元學院。

曾幾何時,時事評論員如雨后春筍一般不斷冒起。這或許多少都帶給謝清發不少收入上的沖擊。他自然倚老賣老的大肆批評其他年輕人沒資格當時事評論員。言下之意是說時事評論員都該中立公正。這種話由一個明顯傾向于民政黨和葉新田的謝清發的口中說出,我實在是吃不消。

不過這都是人性,我原諒他。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