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5th, 2009
05 May

謝清發

謝清發,一個明顯傾向于民政黨和葉新田的所謂時事評論員,閑來無事時老愛找人開刀。這不禁令人懷疑他是不是找不到題材寫,或是文筆不好,怕寫出來的文章沒人看,所以才像古惑仔那樣撩人打筆戰,那種行為好像小報一樣唯恐天下不亂。

謝清發自己也知道他這樣子會犯眾怒,可是還是樂此不疲。不知道他是缺稿費了呢,還是罵上癮了。據一份英國科學報導說,痛苦害怕其實是會上癮的,因為當你痛苦害怕時體內會分泌一種類似嗎啡的分泌物,造成上癮。簡單說一句,就是有自虐傾向。

今天謝清發又在東方日報上批評另一個時事評論員楊善勇了。謝請發寫“那個善忘又愚勇的時事評論員”,簡直就是畫公仔畫出腸了,還扮偷偷摸摸狀。怎麼?怕惹怒人家?想到時人家上門理論時你可以理直氣壯的,借一句魏家祥在就事論事的時候大聲對另一個時事評論員說的一句,說“你哪一只眼睛看到我寫你的名字?”

打筆戰我是沒有意見,你謝清發嚴重傾向民政黨和葉新田我也沒意見,可是拿人家的名字來大肆侮辱一番,這就顯得自己無能下賤兼幼稚了。名字是父母賜給的,名字被侮辱就是侮辱了父母。這在華人的傳統里是嚴重的事情。若說我也拿你謝清發的名字來踐踏在我的嘴皮子底下,你會做何感想?

楊善勇只說葉新田博士x3,雖帶有諷刺意味,可也沒有侮辱葉新田的名字,況且葉新田的三個博士頭銜的而確切的是來歷不明。像這樣如何去教導下一代念書是取得博士頭銜的唯一途徑?更何況你葉新田領導的還是一個學院,新紀元學院。

曾幾何時,時事評論員如雨后春筍一般不斷冒起。這或許多少都帶給謝清發不少收入上的沖擊。他自然倚老賣老的大肆批評其他年輕人沒資格當時事評論員。言下之意是說時事評論員都該中立公正。這種話由一個明顯傾向于民政黨和葉新田的謝清發的口中說出,我實在是吃不消。

不過這都是人性,我原諒他。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