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08
06 Jul

老酒吧

多年前開始就有一個夢想,夢想有朝一日能開一閒屬於自己的酒吧,老酒吧。

説是老酒吧,它的駐唱歌手唱的當然不是周傑倫的歌曲,而是七八十年代的歌曲。民歌是不可少的,然後有歐陽菲菲啦,淩峰啦,蔡琴啦之類的歌曲。英語歌方面,藍調是不能少的,會薩克斯管是首選。重金屬音樂,對不起,沒有。最後,其中一位歌手必須要是本人。主人要唱歌,誰敢有異議?唱得不好聽?沒有人逼你來我的酒吧,請便罷。

平常歌手不演唱時,一般客人也不能上臺表演,因爲看多了醉酒的客人死命握着麥克風不放,完全不知道自己不是唱歌的料。如果真的想唱,請面試。合格者才能上臺表演,不過不設酬勞。

酒類呢,生啤酒,draught beer,英國人説的bitter,是少不了的。而且全部必須是on the tap。特地飛去英國洽商進口十幾種口味不一的。這些啤酒的平均酒精成分不超過3。5%,可以多喝而不會醉。我不相信啤酒的酒精越高越好。本地酒商最近推出了新的熟啤酒,打的廣告竟是:5。5%,比其他的5%還來得高,絕對超值!天啊,這傢伙是喝酒還是喝酒精?

Lager,熟啤酒,可以有但盡量少,畢竟不是本酒吧的重點。Carlsberg,Hineken,Budwiser,等可以擺上機罐,供低消費者消磨時間。Tiger,免談,因爲主人不喜歡。

雞尾酒當然形形色色,盡可能要齊全。調酒師必須要經過專門訓練,不能像一般酒吧般的胡亂調。

色酒類,威士忌,白蘭地,等更不可少,雖然主人不喝。

價格方面,盡量做到薄利多銷,當然不可能虧本賣。如果連喝酒都還要殺價,那麽你不是本店要求的客人,大門在那裏,請便。

本店不歡迎閑雜人等,不能喧鬧。有興趣者請加入會員。申請者不一定要有錢,但一定要經過面試。合格者免費錄取。一旦違反規定,請自便。

誰有興趣投資,請讓我知道。

Categories: 呢喃 Tags:
06 Jul

牵手

有一點大愛的成分在内,可是這首“牽手”從蘇芮的口中唱出來,味道就是不一樣,感人肺腑。

蘇芮

因爲愛着你的愛
因爲夢着你的夢
所以悲傷着你的悲傷
幸福着你的幸福
因爲路過你的路
因爲苦過你的苦
所以快樂着你的快樂
追逐着你的追逐

因爲誓言不敢聼
因爲承諾不敢信
所以放心着你的沉默
去説服明天的命運
沒有風雨躲得過
沒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牽你的手
不去想該不該回頭

也許牽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許有了伴的路
今生還要更忙碌
所以牽了手的手
來生還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沒有歲月可回頭

Categories: 彈唱詞 Tags:
06 Jul

一針見血

昨天到好友阿馬家慶祝他唯一掌上明珠的兩嵗生日。到場的幾乎是他們夫妻的親戚。當然,席中少不了啤酒。幾杯下肚,話題一聊開,場面就開始熱鬧了起來。

席中有一位是阿馬太太的長輩,大公司一位退休了的高層人士。保養有方的他外表看不出已經五十幾。現在的生活幾乎是從南到北的去打高爾夫球,生活過得寫意的很。杯中物也是他的最愛,不斷的唆使我們隨他到浮羅交怡去住個兩三日,將血液換成酒精之後才回來。啤酒在他眼中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聊啊聊的,話題不知怎的扯到了夫妻間的關係。阿馬埋怨自己在家中沒有説話的權利啦等等,就是你我時常在報章上看到的那一類的文章。然後,長輩突然之間就很嚴肅的說:讓我給你們一個很大智大慧的名句,let me give you a very profound statement。

大家都望着他,頓了頓,攤開手,他說:就是這樣的咯,Is like that one。

真是一針見血。

Categories: 呢喃 Tags:
05 Jul

怎麼能

剛剛聽到ASTRO播這首好久沒有聽到的歌曲。歌名:怎麼能。很藍調的一首歌。尤其是一開始的“嘿,什麽是寂寞”,立刻陷入歌曲的意境當中。“他們說我愛上的是一片雲”,對不起,現在的歌幾乎看不到這樣的用詞了。

詞、曲:梁弘志

嘿 什麼是寂寞 我不願多說

假如要離開妳才對 我情願情願錯

偶然中認識了妳 不知不覺中喜歡妳

他們說我愛上的是一片雲 於是我又離開了妳

默默想暗思量 該不該把妳忘

可是怎麼能 怎麼能把妳遺忘

嘿 什麼是寂寞 我不願多說

假如要離開妳才對 我情願情願錯

偶然中認識了妳 不知不覺中喜歡妳

他們說我愛上的是一片雲 於是我又離開了妳

我問天天不語 問海海不回答我

可是怎麼能 怎麼能把妳遺忘

Categories: 彈唱詞 Tags:
05 Jul

真有意思

同床異夢,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它卻是被用來影射人與人之間的意見相左,是負面的。

昨晚作了一個夢,今早起來跟老婆說了一下,老婆告訴我她也作了一個夢。不管内容,人物事物是相當類似。夢中同樣有老婆的另一半。。不是我,是她的雙胞妹妹,同樣去探訪一位阿嫲,同樣出現一條狗,同樣有一台手機,同樣到一棟老舊的建築物,同樣到一個廣濶的草場。内容同樣是樸素平實的。

這樣高度類似的夢境説明了甚麽?真的有腦電波影響腦電波這囘事嗎?或純粹巧合?我平常沒有將夢境說出來的習慣,除非是非常有意思的夢。像這類平實的夢我想一般上我睡醒之後立刻就會忘了。這一次卻選擇說了出來,所以才發現相似之處。再火上澆油一番,我選擇將這段夢境寫了出來,是不是冥冥中有什麽安排?夢跟催眠術有甚麽關係?

真有意思。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