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30th, 2008
30 Nov

兩張報紙

話説在遙遠遙遠,真的是非常遙遠,的宇宙邊境住了一位流浪漢。叫他流浪漢是因爲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裏來,他沒有身份證,沒有親人,也沒有工作。每個人看到他時,都會說:“滾開這裡!笨蛋!”

那個時候的宇宙不像現在這樣七彩繽紛,而是空無一物,漆黑一片。沒有所謂的時間。

有一天這位流浪漢像往常一樣席地而睡,不,是席空而睡。可能是太冷的關係,他睡夢中不小心打了一個噴嚏。這個夾雜着鼻涕的噴嚏往外飛了出來。鼻涕而已嘛,一瞬間就消失了。

流浪漢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相對于流浪漢一瞬間的噴嚏裏,竟然產生了莫大的變化。將時間與空間放大幾百億倍,你看到了由鼻涕形成的星雲,由紛飛的鼻屎形成的恆星,一大堆由灰塵形成的行星。

在打噴嚏後那一瞬間的幾百億分之一秒内,其中一個行星不小心產生了一個生命體。也許是本來就是從流浪漢的鼻中出來的關係,生命體天生就知道他們是被創造出來的,就像蜜蜂天生就會築正六角形的蜂巢一樣。當還在流浪漢體内的時候,流浪漢被罵的信息被植入生命體中。

生命體隱隱約約接受到這個信息,可是不完整。可是物似主人形,生命體遺傳了那種流浪漢式隨隨便便的態度,沒有考究就將這個信息當成是流浪漢的名字。可是因爲名字太長的關係,或懶惰的關係,就用簡寫的來稱呼他。所以“Get Off!Dickhead!” 就變成了GOD。

跟流浪漢一樣,生命體老是不肯努力工作,每天想一步升天。每天想一大堆可笑的法子來試著跟流浪漢溝通,看看流浪漢會不會幫他們。一小撮壞心眼的生命體乘機大撈一筆,說他們是流浪漢派來的使者,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造成了生命體一瞬間的歷史上多少大大小小的戰爭。

把焦距調囘到流浪漢的身上。他一點兒也不曉得在那一瞬間的時間裏發生了這麽多有趣的事情。即使知道,對他來説是一瞬間的東西,幫不幫也沒有差別,反正一瞬間後就消失了。更何況他也不懂怎麽幫。你會去幫一個細菌的忙嗎?

流浪漢揉了揉鼻子,轉了個身,繼續呼呼的大睡,睡夢中想著該去偷兩張報紙來蓋一蓋,免得着涼了。。

Categories: 呢喃, 科學?魔法?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