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14th, 2008
14 Dec

山大王

說一個故事,信不信由你。

有錢人打算轉行從事伐木生意。長袖善舞的他得到了一個伐木的合約。地點在一個深山裏。由於路途遙遠,有錢人必須僱用熟練的土人當向導,從大清早五點鐘出發。由康莊大道到羊腸小道,再到走投無路。一直到不可思議的深山老林裏已是晚上九時許。不曉得向導們凴甚麽認路。大概是像蝴蝶一樣凴著地球磁場吧。

到了一個只有幾戶人家的。。嗯。。算是村落吧。土人們也相當先進的有民宿,雖然只是四面墻加上一個屋頂。十時一到,所有的油燈都會被吹熄。深山老林裏黑夜的黑是近乎零度的黑。伸手絕對不見五指。

警告,晚上絕對絕對不能踏出大門一步。晚上墻外傳來一陣一陣的,不像是電影裏的那種吼聲,而是高吭的虎嘯聲,嚇得沒人敢睡覺。

一大清早,向導先生就帶隊出發了。熱帶雨林中的雜草有兩公尺高,向導用所謂的開山刀邊斬邊走。跟在後面的一不留神,雜草一開一合就完全掉隊了。你只能高喊救命,等向導到回來救你。

以上只屬於開場白,目的是想表達熱帶雨林的危險。接下來纔是戯肉。

據説伐木商在山裏是土皇帝。開山劈路沒人管,也管不着。光明正大的非法伐木是公開的秘密。如果你很不好彩標到的伐木地點是在更深的山裏,那你就需要通過他人的地盤。他們可以不允許你通過,他們也可以要求你付買路錢。

有一次森林局派了兩個官員到深山裏去檢舉非法伐木。該兩名官員帶了配槍,開了吉普車到山大王的據點,向山大王要挾,獅子大開口的要求一筆遮口費。說了是山大王嘛,怎麽會依。以更大火力的萊福槍要官員們繳械。接著用推土機將吉普車推下山溝,要官員徒步離開據點。

據説這兩位官員就此人間蒸發。

後來有錢人承認自己不適合伐木,放棄了這個念頭。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4 Dec

自己爽酒吧

馬六甲申遺成功,成了世界遺產。昨天臉皮厚,乘岳母大人到城中遊玩的時候硬硬要求老婆把我加入到馬六甲的隊伍中。

馬六甲的美,馬六甲的古,用不着我介紹。想說的是遊馬六甲的一段經歷。

好了,入住的酒店就在著名的文化街隔壁。文化街晚上除了熱熱鬧鬧的夜市之外,還有不少的酒吧。由於是古城,連酒吧内的擺設也相當的古老。乘著晚上跟老婆走去找酒吧,當然是去喝酒。

一到文化街,入眼的第一間酒吧寥寥無幾的沒甚麽客人。往前再走,不少的客人啊,熱鬧得很。可是我不太愛太吵鬧的重金屬。望一望周圍台几上的啤酒,好像都是虎標啤酒,不是我們的喜好。沒辦法,往回走,回到第一間酒吧看一看。

酒吧内只有兩位客人,門外的桌椅也只坐了一對男女。猶豫了一陣,走進去問一問有甚麽啤酒。虎標,海尼根。嗯,好吧,無蝦魚也好。要了海尼根。

找了一個角落坐下,望一望破爛大提琴背後的一張海報,噢,有德國路易國王。喚了酒吧内唯一的侍應生兼領班。換了兩瓶路易國王。

臺上有個全方位中年光頭鬍鬚男歌手。手中拿著一把電子吉他,前面有一台鍵盤。左邊有一套鼓。右邊有一台手提電腦。歌手的歌聲很藍調,可是唱的幾乎都是沒聼過的牛仔歌曲。唱啊唱的,他拿起一瓶百威啤酒就這樣喝了起來。我稍微皺了皺眉。一般酒吧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歌手在表演時不能在臺上喝酒。更何況臺上也有一個牌子清清楚楚地寫著“No Drinking On Stage”。

再唱啊唱的,侍應生兼領班竟然跑上去開口唱歌,導致臺下沒有人服務。天啊,這個是卡拉OK嗎?侍應生兼領班先生的歌喉也讓人不敢恭維。

兩瓶路易國王的味道怪怪的。向侍應生兼領班先生反應,侍應生兼領班先生不置可否,說他喝了沒有問題。哦,或許是倒酒的方式不對,再要了一瓶自己來倒。喝了還是一樣,結賬的時候對侍應生兼領班先生強調,這酒怎麽喝怎麽不對,肯定有問題。侍應生兼領班先生這才說“真的嗎,真不好意思,下次我向酒商反應反應”。口氣聼起來像是“誒,怎麽騙不到你,該向酒商反應反應”。也或許生意不好,那些酒沒人喝都過期了。下次決不再到囘這間酒吧。

知彼知己,讓我了解了原來開一間自己爽酒吧的後果是這樣的。吸取教訓,開酒吧一定要開一間“你們爽酒吧”。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