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16th, 2008
16 Dec

午後的蟬聲

我非常喜歡的一首歌。每一次聼都好像回到小時候。

午後的蟬聲 詞、曲:陳昇

老奶奶匆忙走來 抱住我說

孩子千萬別這麼做 你看著我

秋天的蟬只有七天好活

生命它來去太匆匆

就讓牠飛舞在空中

善良的心 蟬兒會知道的

西瓜皮和鼻涕 伴隨著我

在夢中才出現童年 彷彿如昨

老奶奶坐在藤椅上面

看著我 帶著我的孩子

要尋找樹梢的蟬聲

那年的事 奶奶不記得牢

生命像一首透明的歌 輕柔的唱著沒有重覆老

奶奶笑著在夢中回到他自己的童年

孩子問我生命是什麼

像一首歌吧 我的孩子

Categories: 彈唱詞 Tags:
16 Dec

反正我就是要懷疑政府的一切政策

汽油價又再次調低一毛。由最高峰的兩塊七毛到今天的一塊八毛,共調低了百分之三十三。

好事?當然是好事。問題在於這個政府從沒有那麽爽快地調低油價。總是要在不斷的示威抗議下才不情願的調低象徵式的幾個百分比。這一次不斷的往下調,聞起來好像有一些腥味。

當然這也許可以歸功於308大選,讓國陣五十年來首次拿不到三份二的國會議席而不敢造次。可是若往壞的方面去想,政府這麽爽快地調低油價,是否爲了未來鋪路?反正我就是要懷疑政府的一切政策。

來看看。

世界原油價今天每桶四十美元。許多專家都預測它會囘彈。七十五美元纔是正常的價格。

好了,如果四十美元的原油價是一塊八毛,那麽七十五美元的原油價是三塊三毛七分半。政府會大剌剌的說我們是跟著原油價格的起落,沒辦法。

而去年的今天,當原油價格還是七十美元的時候,我們的汽油價格是一塊九毛二。

會是三塊三毛七分半還是一塊九毛二,我們拭目以待吧。

Categories: 兩岸猿聲啼不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