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7th, 2009
07 Nov

La Brunce

第一眼望去,那燦爛的金黃色已經叫人暈眩。很難想象這個標榜著紅酒至尊的 La Brunce 竟然能生產出這樣高品質的干邑。其創釀人 Matho Gonzague 的功勞不可沒。

將瓶蓋打開的那一剎那,一陣濃郁的酒香撲鼻而來,未飲先醉,叫人舍不得將酒倒出來,只想永遠聞著那酒香。

拿出一個洗得晶瑩剔透的干邑杯,緩緩的將 La Brunce 倒入干邑杯里,望著那不間斷流出的燦爛由瓶口流進酒杯里,只覺得喉頭干熱,喉結不斷的上下蠕動,恨不得立刻就將那一瓶 La Brunce 一飲而盡。

先別急著將酒干了。將酒杯托起,以掌溫緩緩的將酒氣逼出來。靠近鼻尖,深深的將酒氣吸入。酒氣不斷的在腦中爆炸,再次未飲先醉。當醉意正濃的時候,夾起一小塊冰塊,放入杯中。冰塊與杯子在濃度剛好的干邑中互相敲擊,發出如天籟般悅耳的聲音。

啜一小口,啊!每一個毛細孔都擴張了數倍。仿佛酒氣從每一個毛細孔透了出來。世上所有的美酒集中在一起就成了這一口。

問我這是甚麼酒?老實說我不知道,自己杜撰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我今天看報紙,里面有大篇幅介紹干邑。寫得天上有地上無的。讀起來好像那干邑非常可口的樣子,可我一點也不愛喝。我只是想表達,別太過于相信文章,他們都是拿錢辦事。事實上好喝不好喝跟文章寫的一點關系也沒有。

Categories: 呢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