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10
16 Jul

爬藤

花園讓兔子蹂躪了之後,一直沒有恢復元氣。花草樹木死的死、傷的傷,花園一片狼藉,看了還真難過。

後來跟火星人跑去找了四株看起來好像會爬藤的植物回來,種了下去。兩棵稍微有一點成績,一棵生長得很慢,最後一棵怎麼看都像是雜草。

爬藤一是葉子很大一片但稀稀落落的植物,不知道名字,但爬藤能力很強,一個晚上可以長十公分左右的長度。在它旁邊豎立了一根細木條,讓它順著木條往上纏,希望以後可以將整個天井的架子都覆蓋起來,製造一點叢林的感覺。我對這一棵的期望最大。

爬藤二是葉子很多但小小片的植物,照樣不知道名字。爬藤能力還好而已,可能精力花在長葉子上了吧。不過我覺得一旦它成功攀上天井架子,應該能給予很大的貢獻。拭目以待吧。

爬藤三其實應該不爬藤,只爬牆。長得特別的慢。它是那種會將牆壁覆蓋得滿滿的植物,葉子小小但密密麻麻的。種了那麽久最近才懶洋洋的貼在牆壁上。看樣子要將整個牆壁覆蓋還要好幾年的光陰。

爬藤四,那個看起來像雜草的植物,懶得去談它了。讓它自生自滅吧。

Categories: 呢喃 Tags:
13 Jul

可的松

據醫生說,百分之八十的高血壓是基因帶來的,沒有甚麽原因。由於沒有原因,所以也沒有根治的辦法。

阿馬轉述那天他在電台上聽到的一個專訪,關於高血壓的起源。

很久很久以前,當猿類進化到有能力狩獵的階段,狩獵者的基因不斷的變強,讓他們有更高的警覺性、更強的爆發性、更亢奮的狀態。這些狀態是短暫的,當狩獵完畢之後,他們又會恢復成普通狀態,就好像吃興奮劑一樣。

提高這些狀態的就是體內的一種叫作『可的松』(Cortisone)的激素(荷爾蒙)。每當狩獵者開始狩獵時,可的松就會被分泌出來,讓狩獵者有更高狩獵成功的機會。聽起來幾不錯一下,可是可的松激素的其中一個副作用就是會提高血壓。

進化不斷的進行著,人類由狩獵到今天的賣翻版DVD,可的松激素在人體上有不同的演變,在一些人身上完全退化,在另一批人身上則更顯著,也就是說,可的松激素會長時間不斷的被釋放出來,導致長期高血壓。所以這一批人通常都比較急性子、沒有耐性、容易生氣。他們也因為長時間處在亢奮的狀態中,所以比較容易疲憊。

因為這樣,這些可憐的可的松受害者除了吃藥來降壓以外,幾乎沒有甚麽可行的方案。因為基因的關係,打坐冥想、運動、等也治好不了高血壓。它們的效果比吃藥還差,而且同樣也是短期、暫時性的。

喝酒其實跟高血壓沒有直接的關係,有時候因為喝酒而心情放鬆,反而會讓可的松激素釋放的比較少,減低血壓。當然,大量的酒精還是會刺激可的松激素,讓血壓升高。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
10 Jul

很抱歉,他們將要失望了

讓我來舉個『偽科學』的活生生例子。

章魚先生保羅大帝近來爆紅,頻頻準確測中世界杯球賽成績。。嗯。。關於保羅的新聞我就不多談,自己去搜尋一下吧。懶惰的話看這裡

據說準確度達到百分之百。朋友皮笑肉不笑,一臉挑戰的問我:『你怎樣解釋,嗯?哼?』

我問他,世界杯有多少賽事,答案六十四場。『六十四場賽事到目前已經踢了六十場。二的六十平方不用算你就知道巧合的可能性有多小了。』,他說,『哈哈,有些事真的是科學沒有辦法解釋的。』

朋友是數學學士,他曾經說,世界上最精確的世界杯統計表在卜基(bookies)手上。他們有最完整的球員資料,比賽賽果,頂尖的數學家(出得起錢請嘛)等等。所以,最精準的預測成績在卜基手上。

那麼,會不會卜基們為了刺激賭球而故意洩露一點風聲給德國水族館,又或者跟德國水族館合作,刺激水族館流量,達到雙贏局面?如果是這樣,那麼大決賽買保羅大帝預測的那一支隊伍很可能會敗。

後來看新聞,保羅大帝也只不過準確預測了過去六場賽事而已。報上說百分之百,看的人沒有深入了解就認為是六十場,這是一般謠言的來源。

六場賽事預測成功的或然率也不過是二的六次方,即六十四分之一的機會率,比買萬字還來得會容易中。你到賭場去賭大小,連續開出六次『小』的次數多如牛毛。再不然,找來六十四隻保羅並不是很難的事。再說,保羅大帝也不是每測必中,它也失敗過兩次,也就是百分之八十三的準確度。

還有,保羅大帝測的都是德國有參與的賽事,而保羅大帝自2008年以來十二場球賽有十場選擇德國,原因顯而易見。

再者,六場賽事可以是某人的計算結果,通過保羅大帝放出來。相對於六十場,六場的賽事並不算太難計算。一般對足球有研究的人的成功率大概也有百分之六十(亂猜的)吧。既然保羅有六歲到八歲的智力,那麼,應該不太難訓練去選出所計算出來的球隊。又或者,他們可以拍保羅大帝選擇兩邊的錄影,再揀出他們所需要的片段。

報上還有一種解釋,就是保羅大帝不過是選了它老人家喜歡吃的食物的顏色而已。

然而,大部分的人並不接受這些比較邏輯的說法,對這些說法嗤之以鼻。他們反而傾向於接受保羅大帝真的有預測能力。因為人們心中總是希望超能力真的存在。很抱歉,他們將要失望了。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
06 Jul

加來道雄

加來道雄(Michio Kaku),日裔美國人,近來在探索頻道很紅。他是一位理論物理學家,我相當欣賞他。在網上找到他的一本書,『【不可能】的物理』(Physics of the Impossible),饒有興趣的,就買了下來。書剛拿到手,看了看前言,嚇了一大跳,寫出來分享一下。

加來先生在他高中時買了四百磅的廢變壓器,在學校的足球場繞了總長度為22英里的銅線圈。他幹甚麼呢?他建了一個230萬電子伏特、耗電量6千瓦特的電子感應加速器(Betatron particle accelerator)。這個加速器能產生強達地球磁場兩萬倍的電磁場,將電子加速然後對撞。世界上最大的粒子加速器是歐洲核子研究所(CERN)所製造的。

這個加速器為他贏得了哈佛大學的學額。

我們十八歲的時候在物理科學方面學得了甚麼、懂得了甚麼?

加來先生可能是天才,但即使是天才也必須要有環境讓他展現他的天才。

我想說的是我們的教育系統及制度真的只能教育出高分低能畢業生,這是一個可悲的現實。

Categories: 科學?魔法?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