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6th, 2014
06 Apr

乾兩杯

清明,我該做甚麼?問。

喝酒!答。

對我來說,母親的離去帶給我的只是無盡無盡的思念加上些許的悔意。

無神論的我也了解清明的意義不在於祖先,而是釋放自己思念的情緒。

跟母親說我過得很好,請您安心,其實就是在後悔自己在母親生前總讓母親操心。這麼大的一個人了,還不曉得孝順母親。

燒一點香跟蠟燭能解了我的思念嗎?

今天制水第一天,盡量不用水。還是出去乾兩杯吧。

 

Categories: 呢喃 Tags: